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休闲读品》网易博客

全新的人文地理杂志,提倡带着思想去旅行

 
 
 

日志

 
 

论法家  

2016-07-26 09:0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李寻

1

    法家,都是被自己心底里的雄心折磨得死去活来的人,他们自知身负绝学,可如果这身绝学在活着的时候得不到应用,那就等于白活、那就生不如死!

    这身绝学,就是整人、治人的手艺,而能用这种手艺的,只有君王!

    所以,法家是绝对不问君权的合理性的(即不关心权力的合法性,只关心权力的有效性),甚至不问君主个人是昏是明、是贤是愚,只要他用自己,给自己施展才能(也就是治人的本事)的机会,那么,法家们就总有效忠这个君王的宝贝,在他们的百宝箱里,有着为各色君王(不论贤愚善恶)定制的锦囊妙计。

2

    法家都是聪明人,深知人心的险恶;但是,他们还是要冒险行事,并不是因为他们勇敢,而是心中追求成功的野心太炽热,他们遏制不住这种内在的冲动,他们的放纵冲动有一个自己在理性上也不承认的借口:侥幸,万一自己的境遇不那么糟糕呢!

    可是,天道如铁啊!从商鞅开始的法家巨子们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商鞅被车裂,韩非被李斯害死,李斯被赵高害死,赵高最后也被子婴杀了(赵高也是法家,而且是最原教旨主义的法家,为了野心,不惜自残,有如金庸小说中写的“东方不败”,这一点常被人们忽视)。

3

    法家人物在整治别人时手段严酷,表现出一付铁石心肠,但他们的内心,并不是那么强大。

    每位法家人物,在临死的时候都表现出动摇和悔恨。

    商鞅动摇了,叹息:没想到法弊如此严重(叹息什么,别人给他提了多少次建议,为此他砍下了多少人头,那时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韩非动摇了:后悔当初入秦!

    李斯也动摇了:悔不该出来当官!

 

    他们的动摇让我感受到了他们身上唯一还具有的人性的地方:贪生怕死!

    他们是那么热爱自己的生命!可是,那么轻视别人的生命!就凭此一点,我们要从最根本的人性基础上,反对法家。

 

    与法家相比,真正在死亡面前表现出无所畏惧的是那些侠客(如侯赢),是后世那些以儒家弟子自居的人(如文天祥、方孝孺)所敬仰效法的,他们的确表现出了视死如归的精神!

    侠和儒都是法家要禁止、甚至灭绝的。我猜测,不仅是因为“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乱了他们法家定的规矩,而是这些人身上表现出的不可征服的理想主义精神,让法家感到畏惧,这是他们那些恐怖主义手段无法征服、无法消灭的力量!

 

    能与法家的恐怖主义对抗的,只有理想主义,只有真正的理想主义才能使人有蔑视死亡的勇气!

 

    法家没有一个是理想主义者!他们在死亡面前的表现证明了这一点。

    孔子和孟子这些儒家公认的圣人在死亡面前是什么表现,我们不知道,因为历史没有给予他们如此严峻的机会,但他们所说出的那些荡气回肠的名言,鼓舞着后代那些仁人志士慷慨取义、赴汤蹈火。

 

    孔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

    孟子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孟子还曰:“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孔、孟二人面临生死关头,是否能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做,我们不知道;但有人真能做到那一点,如侯赢、如聂政、如文天祥,这就证明:舍生取义不只是漂亮话,而是人性能达到的真实高度。

 

    我不想崇儒卑法,只是在法家推崇的现实主义算计面前,表明,人性本身有战胜一切恐怖主义手段(哪怕是登封造极的)的力量!

4

    应该承认,法家的手段在很多情况下是有效的:

    十几个黑社会成员,凭打打杀杀、敲诈勒索,就可以控制一个上千人的集市。

    几十个铁了心做恶的人一旦掌握了政权,就可以控制整个国家(如希特勒所做过的那样);

    的确,大多数人贪生怕死,大多数人见利忘义,这是法家手段有效的重要原因。

 

    我们还得承认,正是法家的手段,才使秦国灭六国,统一天下;才使得两千年来历经战乱,却总能建立起大一统的集权体制。

 

    我们也必须得承认,基于这种恐怖基础上的制度必然是黑暗的、残害大多数人天性的,尤其在现代文明的对照之下,其残酷、黑暗是不能容忍的!

5

    中国古代法家的“法”与现代世界的“法”风马牛不相及。

    法家的完整学说是“势、术、法”。

    “势”第一,这就世袭的君王之位,这是先天的、不能动摇的,“术”与“法”都依赖“势”才能发挥作用,只有为“势”服务,才有价值。

    “术”是君王独有的,控制臣下之法,臣下不得与闻,闻之者则有罪。

    “法”是君与臣共守的,主要是约束臣子的,在法家的学说中,没有一条是约束君王的。

    这三者的关系,商鞅已经说得十分明白透彻了。

 

    韩非则只谈术,他长篇大论的滔滔雄文无非是给君王提供的驭臣之术。

 

    李斯、赵高,干脆只干不说。

 

    法家本身没有一个人对自己所说的“法”怀有坚定的信念。

    商鞅如果真的对自己的“法”有信念的话,后来为何真的要造反?

    李斯如果对自己的“法”有信念的话,为什么会伙同赵高矫诏诛杀公子扶苏?这是明显的犯法之事啊!

    赵高就更不用说了,这位精通法律条文的人,在秦始皇死后,干的事儿没有一件不是违法的!

    “尚法而不知法”(用今天的大白话来说,就是“法家其实都是法盲”),这是荀子评价法家巨子慎到的话,用到其他法家人物头上,也一样恰如其分。

6

    由于法家的方法是有效的,所以,春秋战国时期,凡欲强国者,必重用法家,凡是重用法家的国家,也一定都强大了。用管仲、晏婴的齐国,用吴起、李悝的魏国,用商鞅、李斯的秦国均如此。而一旦雅好文学、百家争鸣,如稷下学宫时的齐国,国家无不衰弱。

    欲强国者,必用法家!

    这确是事实。

    只是有些国家不能坚持持续贯彻法家思想,所以一度强大后又衰落了,秦国自商鞅以后,一百多年来历代君主都坚持贯彻法家思想,重用法家人物,使用法家手段(这一条很重要),才灭六国、王天下的。

 

    法家是能富国强兵的手段,但不是让人民幸福的手段。首先,让邻国的人民不幸福,要征服他们;其次让本国人民也不幸福,被威逼利诱去做自己天性不愿意做的“耕战”之事。

    可对这个国家来讲,这么做是必须的,有效的!

    如果把国家强大作为唯一的目标,法家思想无疑是绝对正确的;但如果把人民幸福也作为一种政治体系存在的前提和追求的目标的话,法家的很多做法是不能接受的。

 

    国之强弱与人民幸福在很多场合下是矛盾的,两者都有强大的、真实的生命天性基础,也正是因为这种天性基础的存在,所以,历史上法家的得志总是一个短暂的过程,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以道家、儒家为旗号(其实是满足人民幸福要求的政治追求)的政策占主导地位。

 

    当然,刑罚这种手段始终有,在现代社会也有。美国在关塔那摩监狱虐囚,在阿富汗枪杀平民,他们声称这是美国利益的一部分。是的,是美国利益,领导世界的能力就意味着可以随时侵略别国、打击别国、让别国的人民受苦受难。严格来说,这也是法家的哲学。

    法家哲学是一切强国的哲学!

    所以,它是统治者的哲学!

7

    人类本身是分裂的,人性本身也是分裂的,反映分裂的人性各自独立要求的哲学只能是对立的,无法统一。

    阿富汗被枪杀的平民是不认同美国的价值观的,无论这种价值观给美国本土带来了何种利益,对这些阿蒙难者来说,遭受的只是苦难。

    同样,被秦国灭掉的六国人民,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认同秦国的价值观的。

 

    选择个人的幸福,还是国家的强大,本质上是立场的问题,因为立场先天的不同,所以,法家思想不死!

    同样,形形色色反抗法家的思想也不死!

8

    法家对人性的洞察尽管片面,但非常深刻,他们对人性中脆弱的一面、自私自利的一面、黑暗的一面,有着深刻的洞察;他们的片面性是对人性中光明的一面视而不见,或者一概而论地归入阴暗的那一面。

 

    法家的方法是高度有效的。

 

    以上两个特点,让法家思想在现代世界仍有价值,特别是在管理领域。因为人性的不完善才会出现管理、才会出现命令与服从的权力体系,管理是基于人性的缺陷、阴暗才出现的;而法家明赏罚、布公信的做法又是最高效的管理手段,故在现代管理科学中,法家思想最有用武之地。

 

    法家是手段,手段的性质是由目的决定的。

    商朝曾有过法令:将在大街上随意扔垃圾的人剁手。子贡问孔子说,这是不是太残忍了?孔子说:不残忍,处理上几个人就不会有人再往大街上扔垃圾了。

 

    站在现代的立场上,我是同意孔子的说法的,因为:一,此严刑之目的是要建立良好的公共环境,对一切人有利;二,做到不往大街上扔垃圾是很容易的事,只要稍加注意就不会犯法,不会受到惩罚。这种法律不是去摧残人性,而是鼓励人性朝善的那一面发展。

 

    商鞅的法令我认为它残忍,因为他的目的不是为了秦国人民的幸福,而是为了秦君称霸天下,用惩罚和利诱的手段将本国人民制造成战争机器,这相当于将一家人全部绑架了,然后告诉他们,你们中间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而活下来的条件是你得先杀了自己的家人。这种“法”的目的是对内剥夺本国人民的幸福权;对外,剥夺别国人民的生命权;对全人类来说,是把人性中善良的、美好的、有尊严的天性全部摧毁,只留下自我存活的本能,将人类置于没有文明的野蛮状态,因此,我如司马迁一样,反对商鞅及其变法。

 

    站在现代文明的立场,对商鞅的否定是绝对的、不留余地的,因为是他自己已经做得不留半点余地。哪怕他说,采用这些法令的目的是使秦国强大,使秦国统一天下,统一天下后,将采取宽松政策,让秦国的百姓安享幸福,也行,我们也会对这位让秦国强大、对秦国统一天下做出贡献的人物,留下一丝同情、理解,甚至接受。但他没有,他给人民指出的前途只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从前读史总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强大的秦国,没几年就土崩瓦解、灰飞烟灭,现在明白了:秦国的百姓宁肯欢迎其它六国的人来统治自己,也不愿意在这种制度下过下去了!

 

    天下苦秦久矣,这天下包括“秦人”自己!

    天下人苦秦,不只是六国人,最苦的是秦国人自己!

    秦亡于秦人,实际上,也是亡于商鞅!

9

    韩非很尊崇孔子,多处引用孔子的话作为证据;孔子很尊崇管仲,称管仲为贤者。

    韩非、管仲是公认的法家,儒中有法,法中有儒,他们本来是一体的。

    儒法之分其实是很相对的,也是很模糊的,从根本上讲,就分不开。

    它们都是古代中国人的思维方式。

 

    严格说来,管仲、晏婴是难以明显贴上法家标签的。没有争议的法家代表人物有吴起、李悝、商鞅、慎到、申不害、韩非、李斯、赵高。赵高是个坏人,这谁都知道,但他也是个法家,则少有人提,他和李斯一样,是法家的实践派。

    从传世文献来看,《商君书》主要讲“法”,慎到讲“势”,申不害讲“术”,《韩非子》留下的文献最多,“势、术、法”都讲到了,但最有他本人思想特点的是“术”,他的“术”是势的一种应用,或强化“势”的一种工具,至于法,韩非基本没讲,讲的也是重复《商君书》中已有的观点。

10

    上面我们强调了“儒、法、道”多家一体之处,是讲这些“家”之间的共通性。另一方面,我们也不能否认,儒、法、道诸家之间也有不同之处,尽管他们有着共同的思维方式,但对人性的认识以及基于不同地位的立场主张是不同的,而春秋战国以后的中国文化是诸家文化混合出的结果。

    秦能统一天下,建立起中央集权的庞大帝国,使用的主要是法家的思想;但这种思想太过刚猛、太过严苛、太过歹毒,故其王朝维持的时间很短,便分崩离析了。继秦朝而起的汉朝,继承了秦国庞大的疆域,并进一步扩大,继承了秦的皇帝制和郡县制,但在文化上,前期主要执行的是无为而治的道家主义,中期之后独尊儒术。汉朝最重要的贡献是完成了中国文化的统一,也就是融百家于一体的混合型文化。

    用具体的例子来讲,更能说明问题。

    韩非子主张,对那些“不臣天子,不友诸侯”的隐士应治刑或杀了,秦朝也真是这么干的,李斯撺掇的焚书坑儒就是这种思想的具体落实。汉代就不是这样了,汉高祖废除了大部分秦的苛法,对不来朝见他的“商山四皓”听之任之,汉光武帝对不来朝廷当官的“逸民”们持承认态度,他明确说“虽尧舜之世,也有不宾之士”。这种主张与秦朝的做法迥然不同。汉朝给天下百姓留出了活路、留出了一定的自由度,故统治的时间较为长久。Ω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