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休闲读品》网易博客

全新的人文地理杂志,提倡带着思想去旅行

 
 
 

日志

 
 

汉代记事(六)  

2016-02-27 08:59:54|  分类: 《天下》2015年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简单的生活

    我的生活,和洛阳所有普通百姓的生活一样,简单而又踏实。

    我的生活是忙碌的,除了每天在太学上课外,还要到市中打工谋生。我现在在一家酒肆做临时帮庸,说白了就是个跑堂打杂的人,虽然每天很累,但每月所赚之钱也足以维持生活所需。每个月,酒肆老板都会放我几天假,届时我会到市中喝个小酒、吃顿汤饼饭,观看乐舞、俳优、杂技,休闲娱乐,简简单单,却又踏踏实实。

    洛阳市中,云集天下四方珍奇异物、民俗风味,在这里,可以看到充满异域风情的歌舞表演,可以买到各种各样的商品,比之丰县不知热闹繁华了多少倍。除了观赏乐舞杂技、俳优表演外,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和几个同学到市中的酒肆喝酒。我们常去的酒肆是一家小酒馆,那里的酒不但便宜,且醇厚香浓,是上好的谷物酿制,远近驰名,最关键的是经营酒馆的商人是一个女子,还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子。他的丈夫在酒馆跑堂当伙计,夫妻二人共同经营这家酒肆,颇有当年文君相如当垆卖酒之韵味。

    除此之外,围棋、六博等棋类活动也是我喜好的游戏,在阿房村时,很少有人下围棋、六博,因为这是一个费时费力的游戏。下六博棋时,输者往往要饮酒,酒酣之际,偶尔为了胜负还会和朋友吵嚷争执起来,虽然闹得一时不快,但事后却也觉得颇有意味。当然,因六博争执而闹得不欢而散,甚至死人的事情,也不是没有,汉景帝刘启年轻时就干过这种事。景帝刘启年轻时,和吴王刘濞的儿子刘贤下六博棋“争道”,因不满刘贤傲慢的态度,用棋盘打死了刘贤,事后文帝也未责备刘启,致使刘濞怨恨上了刘启这个杀子仇人。这桩因下棋而杀人事件,或许也是吴王刘濞叛乱的一个原因。

    娱乐休闲之余,便是读书学习,太学生虽是政府官员的人才储备基地,但并非所有的太学生都能出仕当官,“结童入学,皓首空归”的悲剧在太学可谓数不胜数,所以我的主要任务,还是读书,备战太学考试,以期得授官职。

    简单的生活,简单的喜好,我的太学生活,便在这简单之中一去不复。

汉代记事(六)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汉画像石上的六博图

    画面刻二人六博对饮。两人中间有棋盘、酒樽、案、耳杯等。左上

角残缺。(徐州博物馆画像石拓片)

官场生涯

 

    待诏

    我本以为在太学读个两三年书就能出仕当官,甚至出将任相,然而梦想与现实的距离总是太过遥远。

    太学的头两年,我因成绩良好成为博士亲授弟子,本以为此后一定会一帆风顺、平步青云,但是没想到,太学中的优秀弟子实在太多,有权有势的人也实在太多,虽然我每年的考试成绩都还不错,但却一直没有出仕的机会,甚至有几次差点莫名其妙地被别人顶下去,看着同期的同学一个个都出仕做官,令我既羡慕又嫉妒。直到7年后,我因考试成绩良好,善《尚书》,被皇帝征召为待诏人员,有了当官的机会。

    七年的太学时间,说长不长,因为在太学中“结童入学,皓首空归”的悲剧是常见的现象,但说短也不短,因为有的学生只读了两三年就外出当官了。

    人与人,其实是不一样的。

    不过能成为待诏,也算是当官了,即便只是一个候补官员。待诏,即所谓的等待皇帝诏命的候补官吏。天下官吏皆有其定数,不能随意增补、剔除,故而像我这样待诏出缺的候补官员十分多,这些待诏的官员中,大都有其专长之术,经术、医巫、音乐之徒皆有,我就是因为善《尚书》而被辟为待诏的。我们这样的待诏人员有其特定的待诏地点,如“公车”“殿中”“黄门”“尚方”等地,我所在之地是为“公车”,即负责接受百姓上书、四方贡品的公车署,故而也被称为“公车待诏”。

    我们在公车署承担一定的任务,作为皇帝考察的标准,是出仕前的必经阶段,但其实我们在公车署也就是干一些整理文件、端茶递水的杂务工作,每天脚不沾地,从早忙到晚,名义上虽是候补官员,但和那些干杂活的杂役并无区别。而且像我们这样的待诏人员因为不是正式官吏,故也没有俸禄,政府除了给予一定的补助维系我们的正常生活外,并无其他正式官吏的福利待遇。因为在各种待诏官员中,以我所属的“公车待诏”的补助最低,平日里的补助根本不够花,除了维系温饱之外,想买一身新衣、吃一顿羊肉饭羹,也是一种难言的奢侈,而且还要时常受到那些待遇最好的“黄门待诏”的嘲讽,比在太学打工时的日子还要艰苦几分。

    不过有了候补这个身份,我们的身份也大异于其他人了,惹得其他太学生羡慕不已,其他一些小官吏对我们也毕恭毕敬,与之前判若天壤。

    永元十一年(公元99年),待诏五年、二十九岁的我,终于有了出仕的机会。蜀郡广柔县的县令因贪污被撤职,职位空缺,我因善《尚书》,以茂才被推为广柔县长。

 

    百姓的力量

    广柔是一个小县,人口在万数以下,所以其职官被称为县长。

    前任县长灌智,原是以孝廉被察举为广柔县的县丞,而后升任广柔县长的。灌智在被察举为县丞时,社会风评并不好,广柔百姓多认为他是因为家中有人在朝廷做官而被察举成县丞的,百姓因此还做歌曰“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来讽刺于他,讽刺政府选官的黑暗。

    时灌智当县丞时,庸庸碌碌,几年间无有作为,而县尉朱洪在任职期间,打击盗匪豪强、维持治安,功勋卓著,在原县长老迈退休后,广柔百姓皆认为朱洪最有可能升任广柔县长,到时候广柔县当有一好官矣。

    然而,任命诏书下来后,人们才发现升任广柔县长的并非功勋卓著的朱洪,而是庸碌无为的灌智。百姓怒斥官场黑暗,用人不公,尽皆叹道:力田不如逢年,善仕不如遇合。言下之意便是指那些恪尽职守、为官清廉之人未必能得到帝王赏识,那些庸碌之人也未必不能当大官,一切都要看运气,讽刺皇帝识人不清。

    成为广柔县长后,灌智即开始贪污受贿,勾结当地地主侵夺百姓土地,贪婪无度,对外、对上却谎报政绩,捏造虚假信息颂扬自己的功德,竟然还几次受到上级的赞扬。一时间,广柔冤狱错案无度,百姓生活苦不堪言,泣凄于道:“县官漫漫,冤死者半”“颍水清,灌氏宁;颍水浊,灌氏族”。(原本的“灌”是指灌婴)

    一时间,关于灌智为官不仁的歌谣遍布广柔,街头巷里人人传唱,歌谣传到蜀郡太守耳中,蜀郡太守调查此事后大为恼怒,将违法贪污的灌智下狱除职,广柔的百姓方才有了安稳生活。

    在地方,百姓也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而灌智的除职,也为我提供了出仕的机会。

 

    迎新

    凤来楼,是广柔县最大、最豪华的酒楼,而今晚的宴会就在那里举行。

    这个宴会,是广柔所有的官吏、地方豪绅为我准备的一场迎新宴会。迎新送故,是官场中常见的一个习惯,因之我朝官吏罢免频繁,时常变动,这虽有利于增加官吏队伍的活力,使官府保持良好的办事效率,同时也造就了官场上“迎故送新、交错道路”的常见现象。

    当我到达距广柔县城数里之外的驿站时,以佐官县丞、县尉为首的广柔官吏,早已等候在此。被迎进驿站后,就有官员轮流向我敬酒,介绍自己,之后我们便一起进城。县城之中,街道干净整洁,显然经过细心的清扫,百姓夹道而立,欢迎着我这位新来的县长,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更多的却是探究与担忧。

    不过至此,欢迎仪式还未结束,今晚的宴会,方才是真正热闹的开始。

    我虽初为官吏,但对举办这场宴会人员的心里也多少有些了解。一县的县长和两位佐官县丞、县尉是由皇帝任命的,而其余的掾吏尽皆县长自辟,上任县长离去,新来之人有权辟用新属员替代他们,故而他们的目的多是为了打探、交好于我,看我是否有裁撤换人的意思。至于县里的地主豪绅,无非是讨好结交新来的县长。

    酒宴上,珍馐美味、乐舞表演齐备,其花费不在数千以下,这一顿饭是一家农户几月之花销。宴会开始前,照例先是我说了一通感谢性的话语,再由官员代表、豪绅代表说上一通欢迎之类的感慨之词,接下来就是正式宴会。几杯酒下肚之后,便有人忍不住打探起我的意图来,属员问我新来有何打算?地主、乡绅问我喜欢什么?我皆一笑而对。那些个小吏员则是频频向我敬酒,或者拼命地向我介绍他自己。

    一顿饭,各有各的目的,各有各的收获,虽然谈不上宾主尽欢,不过至少我吃得很开心,因为凤来楼的酒食真的很不错。

 

    为官之道

    秦镇和尤良都是广柔有名的大地主,但秦家和尤家的作风却截然不同。

    秦镇以经商起家,后在广柔购买兼并土地,成为广柔的大地主。或是因为经商之故,秦镇交游甚广,与广柔县的许多官员都能说上话。上任县长灌智在任时,秦镇便与之勾结,兼并役使了许多土地,使诸多百姓破产。在灌智被抓下狱时,秦家因为某些原因逃过一劫。秦镇在广柔的势力很大,许多人都怨他、恨他,但却无能为力。那天的迎新酒宴,就是秦镇包的场,他还送了我一个价值数金的玉雕作为贺礼。

    尤良是致仕官员,曾官至散中大夫,致仕后归还家乡。与秦镇不同,尤良虽属豪强地主之流,但从不欺压良善,反而时常派粮送米,救济穷苦,是为积善之家,在广柔百姓心中有着很高的威望。然自从灌智升任县长之后,因尤良不肯与他合作,备受欺压打击,与风头正劲的秦镇根本无法相比。那天的迎新酒宴上,尤良没有出现。

    一个地区基本上可以分为三大势力:一是官吏;二是地主、豪强、大商人等在地方上比较有影响力、有威望之人;三是普通百姓。其中,普通百姓属于较为弱势的一方,而且其力量分散,没有太大的凝聚力;而代表着朝廷的官吏和掌控着地方资源的豪强地主则握有实权,有较大的社会影响力。两相比较之下,地主豪强与官吏的地位、利益更为趋近,官吏一般也多与其往来。事实上,官吏到任之后,往往要依赖当地势力,获得他们的支持,从而更好、更轻松地工作。

    我一直认为,地方的三大势力应该有机统一起来,共同发展。不过,并非所有的地主豪绅都需要联合,像秦镇那样仗势欺人、欺压良善的豪绅应予以打击,对于那些施仁救贫的豪绅应予以支持、鼓励。否则,便会步上灌智的后尘。

    所以上任后不久,我便剔除了与秦镇勾结的官员,擢升了几个清廉官吏,打压秦家,并与尤良等几个在广柔颇有声名的豪绅协商,救济贫民,推广教化,兴修水利,发展农业,很快便恢复了广柔往昔的繁荣。虽然在这过程中我得罪了不少权贵,但我并不后悔,我的梦想就是成为像黄霸、张汤那样为人称颂的廉吏。

    我也因此成了广柔百姓口中的好官。

 

    好官的标准

    李正是我们那儿所有当官人的偶像和楷模。

    李正现在已经九十多岁了,隐居在广柔县的山泽之中,住着草庐,以教书、织席为生。李正年轻的时候因有才华,蜀郡郡守原孝征辟他为功曹,但未及上任,原孝便身染重病去世。李正感念原孝知遇之恩,遂不上任,亲自将原孝的棺椁送归故里,并为其守孝三年。

    后来,李正被任命为侍御史,出使幽州。边远苦寒之地,百姓多有陋习,当地人有一种习俗,就是以生病为耻,每当生病时他们就会自杀。当李正听到这个习俗之后,就派人将一些病危之人捆绑起来,派医生给他们治病,治好了很多人,当地的老人小孩没有一个不感激李正的。在任期间,他从不收受贿赂,也从不谄媚上级,洁身自律,常常“席羊皮,服布被”,受到百姓的爱戴。时有幽州刺史过生日,大小官吏为了讨好幽州刺史,争相送礼,唯独李正嗤之以鼻,没有送礼,因此得罪了幽州刺史,被构陷免职。

    不久,李正又被征召为谒者,出使西域。一路上,官员、各国都使、胡商争相送他奴婢、金银、香料等珍贵之物,但李正从来没有接受过。到了西域之后,闻知北匈奴时常南下扰边,屡断西域商道,西域诸国畏惧北匈奴,不敢还击。李正到任后,西域诸国纷纷派使者拜见李正请求诛杀北匈奴扰边之人,李正应之,众人齐心斩杀了北匈奴将领,恢复了西域道路。李正之德,莫不为西域诸国所敬畏。时人知道后,莫不叹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啊!”

    但是在回朝受赏时,又因不侍权贵被免职。李正便徒步返回广柔家乡,隐居在山野之间,开学授徒,与学生织席为生。时正值广柔饥荒,益州刺史、太守纷纷上门给李正送粮食,但李正没有接受,反而将自己仅有的一点粮食、衣物拿来救济受灾百姓,他自己则以山里的野果、草籽充饥。

    李正是益州乃至天下所有做官人的楷模和标准,益州各郡县掀起了一阵学习李正品德的风潮,而我,也是其中一个。

 

    日常

    每天早上准时到官寺报道,点卯确定人员出勤情况,然后处理相关的工作,这就是我一天的生活。一般情况下,我的工作包括以下三方面内容:一为百姓日常事务;二为经济如赋税等相关事宜;三为日常治安维护。这三方面事务都有相关的掾吏处理,我只起到一个统筹全局的作用,所以我每天的工作任务并不是十分繁重,比那些天子近臣可轻松了不少,至少不用上早朝。

    天子近臣,每天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早朝。

    我在公车署待诏时,因工作需要,也曾参加过早朝。每逢早朝时,我都要早早起床,洗漱之后,换上规定朝服,从里中坐车赶往宫中参加早朝,即所谓的常朝。在天将亮未亮之时,也就是每天六七点左右,参加早朝的官员到达宫门口,经过值班人员验证“门籍”之后,赶往朝会的宫殿处。有些住得较远的官员,每天半夜就得起床,十分辛苦。

    到达宫殿之后,届时有谒者领着我们依次进入殿门,廷中排列着保卫宫廷的士兵,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兵器和旗帜。待有人喊“趋”时,我们小步快走,各自按照相应规定排成列,郎中站到台阶的两旁;功臣、列侯、将军,以及其他军官依次站在西边,面朝东;丞相以下的名种文官依次站在东边,面朝西。然后,皇帝才从后宫走出,我们依次向皇帝行礼。礼毕后,就是所谓的奏请朝事,议论朝政,一般持续一个多时辰。待朝政议论结束之后,我们依次退出,然后各自回到各自的治所办公。后来宣帝时还规定,五天一听朝,即每隔五天,自丞相以下,各奉职奏事。这一制度被后世沿用,成为“历代通规”。

    参加早朝时,我们不但不能迟到,而且要穿戴整齐,如果衣服不合规制,或者穿戴不整齐,便会被值班官员赶出去,有时甚至会受到皇帝的惩处。武帝时,武安侯田蚡仗着自己受皇帝宠信,在朝见皇帝时穿常服襜褕入宫,武帝大怒,以“不敬”之罪免了田蚡的侯爵之位。

    不得不说,那些经年累月参加早朝的官员,着实不容易啊。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