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休闲读品》网易博客

全新的人文地理杂志,提倡带着思想去旅行

 
 
 

日志

 
 

汉代记事(四)  

2016-02-25 11:13:38|  分类: 《天下》2015年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洛阳见闻

    幸运的人

    唐青要去太学读书了!这个消息不胫而走,我忽然成了村里的名人。

    说起这件事,我不得不感慨自己的幸运。我原本打算等哥哥结婚之后,去县城的“经师私学”读书。“经师私学”是一些不得志或退休致仕的大儒开办的学堂,这些大儒一般在社会上极具名望,有很强的人际关系,毕业后我可以通过老师的推荐当个小官、谋个吏员,不致于日后守着家中不足百亩的土地过日子。

    然而没想到,就在我打算去往县城求学的前一天,丰县县令亲自到我家,告知父母我被郡里推选为太学生,可以前往太学深造。这个消息着实让人震惊,太学生的择选,一是太常直接挑选,二是由郡国依次选送,过程虽然十分严苛,若是弄虚作假,会受到十分严厉的惩罚,如武帝年间张当居任太常时,选拔弟子“不以实”被除国免职,但我还没傻到认为自己是因才学受到三老、县令乃至太守的赏识,而被选送太学进修。毕竟,在郡国依次选送这一途径上,有很多猫腻可做,虽然不至于像有些时期那样“亡义而有财者显于世,欺谩而善书者尊于朝,悖逆而勇猛者贵于官”,但至少有钱人家、官宦人家的孩子被选送的可能性要远远大于我。怪异的是,我居然成了今年县里推选的太学生。

    第二天,我去拜访薛先生时,方才知道其中缘由。原来薛先生在外地时,曾在一大户人家做过私人先生,给一个孩子上课。没想到几十年后,那位他教导过的孩子竟然成了沛国郡的太守,古之尊师重道,那位太守对这位曾经教导过自己的老师十分敬重,一次在家宴上谈及选送太学生之事时,征求了薛先生的意见,薛先生顺便提及了一下我。太守知道自己老师最大的心愿就是培养出一个太学生,且经过查证认为我是一个学识、孝行都比较出众之人,便力排众议,将我作为选送生。

    就这样,我被举荐成了太学生,获得了去往太学深造的机会。

    而我,也在一夜之间成了县里所有人谈论、艳羡的对象。其实,我只是个幸运的人而已。

 

    出行

    去往洛阳太学的路,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危险。

    到洛阳读书,是和几个去洛阳打工的乡亲结伴同行的,这是父亲的安排,以便我们在路上相互间能有个照应。出行的日子,是父母精挑细选的吉日,择日出行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习惯,更甚者已经成为一种病态的习俗,我曾在书上看到过一个故事:说一个名为张竦的读书人,曾官至丹阳太守,有一天,张竦闻知贼兵要来,本应离去,但因为离去那天不是适宜出行的吉日,就没有离开,导致被贼兵所杀。出行当天,父母和前来送行的乡邻还专门举行了祭祀道神的活动,以求道神保佑我们出行平安。前来给我送行之人,多是我在同乡的亲戚朋友,他们给我准备了一些钱财作为临别赠礼,不过薛先生送我的是一首临别诗文和他那本视如珍宝的《尚书》。

    出行之前,父母乡邻百般叮嘱我们在路上要小心,将钱财藏在隐秘之处,不要随便示人,遇到荒野小店,一定要结伴入住,路遇盗匪,一定不要反抗,破财免灾等等,说得我这个第一次出门的人整日里担惊受怕,晚上睡觉也睡不安稳。同行出过几次远门的邻居笑着告诉我:前些年天下初定时,这四野之间尽是盗匪流民,出行十分危险,但经过这些年的治理之后,早就没什么盗匪了,根本就不用担心遇到盗匪、黑店。

    我随即恍然,现今的天子是明帝第五子刘炟,即位之后以柔治国,在位几年间整顿吏治、减免赋役、兴修水利,现如今四海靖平,吏治清明,百姓富足,早就没什么盗匪了。

    一路上虽然没有盗匪,但车马事故却是时常发生,我们就见到了好几起因翻车、坠马而丢了性命之人。幸而我们乘坐的是牛车,慢则慢矣,但胜在平稳。

    一路行来,简单而又安全,看到的也是靖平晏然之景像,根本没有父母说的那样可怕。

 

    太学日常

    17岁那年,我来到了洛阳太学。在太学读书,和小时候在家乡读书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少了几分欢乐与玩闹,多了几分肃然与严谨。

    今年入学的学生有三百多人,年龄皆在十三岁以上,整个太学的太学生总共有五千多人,比之太学初设时博士弟子五十多了不知凡几。这么多人选择太学,自是因为太学有其独到之处:一则太学作为大汉朝最高学府,其教育宗旨为“传先王之业,流化于天下”,教书的博士多是“明于古今”“通达国体”,有较高学术水平之人,教学水平较之私学要高;二则太学作为大汉朝最主要的官员储备基地,毕业后的前途也较之私学要好。除此之外,太学生还享有免除赋役的特权,算是太学生的一大福利了。

    太学的课程,有公共课程和专业课程之分:公共课程为《孝经》和《论语》,是每个太学生必修的课程;专业课程是经学,因为太学博士多是专攻一经的大儒,像《诗》《书》《礼》《易》等儒学经典中的任意一经,因而学生也要选择一个博士,专攻一经。当然,学生也可身兼多门,兼修其他经学,不过我自忖没有这份精力,所以选择专修《尚书》一经。事实上,我选太学的另一重要原因是太学博士传授经义,基本上不会藏私,而私学或者家学却不一样,一些学问的精髓或关键,不会教授给外人,只能传承给自己的亲属后代,其他外姓子弟只能学到一点皮毛。

    讲授《尚书》的是一名太学生,他来太学已经有两年多了,属于比较优秀的学生,得以博士亲授经学,而像我们这些新来的学生及学习成绩较差的学生,根本无缘得见博士,平常都是由这些得受博士亲传的优秀学生授课。课时结束之后,属于自由活动时间。

    由于太学是选取国家官员的人才储备机构,管理十分严格,每年都要定期举行考试来核查诸人的学习成果。考过的,可以选择继续深造,也可以出仕为官;考不过,会被直接开除学籍,让称职之人替补。故而大多数太学生在课余时间也忙着温习、钻研经义,不想因为自己的不努力而被太学淘汰。

    我的课余时间除了打工赚钱之外,也是如此。

 汉代记事(四)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四川成都出土的“汉代讲学图”汉画像砖拓片

图中主要表现了汉代经学大师授徒的情景。画中经学大师盘膝而坐,年纪各异的学生们依次跽坐(跪坐)在两旁,手中捧着书简,最右边的那个学生腰间还插着一把改错字的书刀,神态恭谨认真,反应了汉代尊师重道的传统和求学之风盛行的景象。

 

    不读书的学生

    我发现,太学中有一群不读书的学生。

    郑冲和我是同宿舍同学,但除了晚上睡觉时,我从未在宿舍见过他。郑冲的父亲是个大地主,家里财富充盈,不为生计发愁,按理说应该抓紧时间读书、研习经义,但郑冲好似并不这样想。

    那一天,我到酒肆打工,看见郑冲正在和一群朋友聊天、喝酒。像我这样来自农民家庭的太学生需要自己解决生计问题,所以闲暇之余我一般会到市中打工赚钱。

    和郑冲吃饭的那些人大都是太学生,而且多和郑冲同郡。其中有一个人是符融,高坐上位,这个人在太学中有高名,时常可以看到一些人去拜访、结交于他,宾客盈室,络绎不绝。在这以后,我经常见到郑冲带着不同的太学生到酒肆喝酒,这些人中,有些是盛名之人,有些是学习成绩不好之人,不一而足。郑冲每天比那些研习经义的太学生还要忙碌。

    有一次,趁着郑冲在宿舍,我便问他为何不努力学习,反而把时间浪费在喝酒上?

    闻言,郑冲笑道:太学生中,并非所有的人都能通过考试而出仕,还不如抓紧时间,多结交一些学习成绩较好、有前途之人,日后自己蒙他们照顾,读不读书又有什么关系。在太学中,有很多以共同利益、共同目的、同乡同郡等名义形成的小团体,这并不奇怪。我闻言哑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觉得郑冲说的挺有道理。但是我也见过,那些对此不屑一顾之人:符融同宿舍的仇览,从来不迎逢时有高名的符融,而是恪守本心,认真读书。

    后来,郑冲在一次考试中成绩不合格,被遣返回乡。但因郑冲在太学中颇有人缘,与一些当了大官的太学生也时有联系,被遣返回乡的郑冲不但没有窘困,反而在他们的庇护下做起了生意,而且做得很大。后来又听说郑冲因与地方官吏勾结,在乡里欺压良善,强买强卖,被新任太守查处,包括郑冲在内所有与此事有关之人尽皆被撤职下狱。

听说那个与郑冲勾结的官员是符融,而那个新任太守则是仇览,成了当地赫赫有名的循吏。

 

    市与里

    城市不同于农村,城市大多数常住民是非农人口,其居住人群有着严格的区分。城市内部大致可分为官寺、市和闾里三部分,官寺是官员办公或者居住之地,闾里是一般百姓居住之地,市是交易场所。

    “市”作为城市内的交易场所,有固定的区域,固定的时间,固定的管理人员和管理制度。商人从事交易,必先登记,发给执照,进入市场后,根据“肆”售物,即在类似货物的摊位上卖东西,如卖鱼的去“鱼市”,卖酒的去“酒肆”,不同的肆之间有“隧”分开,“隧”就是供人行走的通道,和商业街差不多。每一肆都有一名“肆长”,稽查货物交易,市内还设有“市亭”,也称为“旗亭”“市楼”,驻有市场管理人员。

    而城市居民主要居住在“官寺”和“闾里”,“市”中是不允许居住的。“市”和“闾里”有严格的区分,各里各市四面都筑有墙分割开来,四面设有出入之总门。除了规定的总门之外,各家各户不能当街辟门,当然,一些特殊的贵族,是可以当街辟门的。

    官寺和闾里作为两城市内两大居住地,是有一定区别的。官寺是官员办公的地方,官员也多数住在官寺中,并且可以带上家属,其居住地一般称为官舍,像这样的还有太学生。我在太学中,就有专门的校舍,校舍不但可以休息,还有专门的厨房,供学生们自己做饭,也算是喜欢做饭学生的一大福利。

    闾里作为最大的住宅区,人口成分也最为复杂,有商人,有手工业者,有巫师相师,有退休的豪门官吏,有官阶较低的官员以及农民。里中百姓并非是聚族而居,即不是同一个姓氏,而是不同姓氏、不同血缘关系之人共同居住之地。一些退休的官员、豪门贵戚、官员亲属也都居住在里中,但更靠近宫殿或者官寺的地方,而且形成了一个圈子,其他阶层之人是不能随意居住在这里的。像石奋,因为其姐姐是美人,他是皇亲国戚的缘故,住进了“戚里”, 戚里就是与皇帝有姻亲、亲戚关系之人员居住的地方,都有一定的政治背景。可见,当时里中,也有不同的圈子,一个类型之人或者职业者聚居在一起,和家属院差不多。里中一般是相同职业之人居住在一起,不同里的人相互之间是不熟悉的。

    洛阳最热闹的地区,非市莫属,在这里,你能见到各种新鲜的事物,听到新奇的故事。 

    书市少年

    我在书市买书时,经常可以看见一个少年蹲在书摊前读书,但奇怪的是他从来不买。

    书市是洛阳卖书、买书的地方,是我和同学常去的一个地方,每次我们前去买书或者闲逛的时候,都能见到一个少年在书摊或者书店里读书,从游记到史书,从传纪到志异鬼怪,无所不包。

    有一天那个少年在一个书摊读书时遭到摊主的驱赶,少年腼腆地笑了笑,放下手上的书又跑到另一个书摊上去了,令摊主又好气又好笑。与摊主聊天时,摊主告诉我们少年是里中的一户贫穷人家的孩子,没钱买书,所以少年每天就到书市的书摊、书肆中免费看书,而且看一遍就能背诵下来,十分厉害。摊主还说,那个少年从不在其他市中闲逛,也从不与闲散人员往来,一有闲暇,就会来他们这儿。说着,摊主摇了摇头,不知是无奈还是钦佩。

    一次,我们又与那个少年相遇,便聊了起来,发现少年学识十分渊博,精通百家之言,尤其擅长辩论,十分厉害。后来渐渐的,太学的课程多了,我比较忙,就很少去书市闲逛,即使去了,也再没见过那个少年。

    几年后,我又遇到了那个曾经在市中读书的少年,不过不是在书市,而是在太学,而且对方已经成了一个大官。听老师说,那个大人在乡里才学横溢,被当地刺史举荐为茂才,皇帝亲自下旨征召的。想着当年书市中那个衣衫褴褛的少年,再看看如今的成就,真是令人唏嘘不已。

    少年姓王,具体叫什么我不太清楚,不过人家现在已经是王大人了。王大人的事迹被太学列为典范,成了太学生们学习的榜样。

 

    大商人与小坐贾

    冯钦是洛阳城中的大商人,同时,他还是个大地主。

    冯钦家中世代经商,家中资产颇丰,冯钦当家之后,大肆垄断市场,囤积居奇,低价收购市场上充盈的物品,等到高价时再卖出,短短两三年间便赚了数万金(一金等于一万钱)。随后,冯钦和政府合作,经营政府管制的盐铁之物,牟取暴利,短短数年,冯钦便成为洛阳有名的大商人。家有余钱之后,冯钦开始大肆购买、兼并土地,转眼间又成了一个家有良田万亩、奴婢杂役不计其数的大地主。

    大商人与大地主的结合,一可赚钱扩大家业,一可享有较高的社会地位,时冯钦成为洛阳权贵、商人、地主争相结交的对象,风头名望一时无两。后来冯钦还通过“入粟拜爵”的方法,获得了一官半职,地位更是有了显著的变化,富贵荣华惠及数代。

    今法律贱商人,商人已富贵矣,便是如此。不过,并非所有的商人都是如此。

    陈昭是洛阳西市中的一个小坐贾,经营着一家小茶馆。每天天不亮,陈昭就要到茶馆扫地、擦桌、烧水,等到中午时分,便有路过歇脚的行人、客商到茶馆喝茶,这时是陈昭最忙碌的时刻,一个人又要冲茶、又要送水,忙的不亦乐乎。除此之外,陈昭还需亲自到市中购买茶叶,为了少几个钱,与茶商讨价还价,争得面红耳赤。有时还会遭受对方的欺骗,那些奸诈的茶商有时候会在旧茶上面铺陈一层新茶,欺骗客人,陈昭就曾上过当,高价买回家后才发现其中的猫腻,赔了不少钱。

    虽然忙碌,但其实陈昭赚的钱并不多,仅够一家人花销,而且这些钱财,除了一部上交给掌管市场的市掾外,还有一部分要上交给市中的恶霸、流氓。那些流氓恶霸是市场上不事作业之人,为市中商贩之豺狼,很多小商人、小摊贩都因为他们的欺压而破产,沦为打工者,或者转行从事其他职业,日子过得十分辛酸。陈昭家中的土地已经卖掉,又没有别的手艺,只能咬牙坚持经营这家并不赚钱的小茶馆。

    或许,等到市中来了一个新的、清廉的市掾,他们的日子就好过了,这是陈昭的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