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休闲读品》网易博客

全新的人文地理杂志,提倡带着思想去旅行

 
 
 

日志

 
 

汉代记事(三)  

2016-02-24 11:20:35|  分类: 《天下》2015年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郎中

    父亲又一次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

    那一天,父亲正在农田中干活,忽然晕了过去,我和哥哥急忙将父亲送到了乡里的一处医馆,虽然经过诊治,没了生命危险,但却落下了半身瘫痪的毛病。为了治好父亲的疾病,我和哥哥先后跑遍了邻近的几个乡亭,但请来的大夫尽皆束手无策,无奈之下,我和哥哥只好带着父亲去往县城看病。医馆之中,不提供专门的病房,所以我在县里租了一间便宜的小房子,白天奔波看病,晚上就在租住之地休息,但一连耽搁了好几天,皆无进展,甚至有些医生告诉我父亲的病是不治之症,不用白费心力了。

    绝望之余,我本欲回返家中,但在街市小摊边吃饭时,无意间听旁边的食客谈到一位名医,说这位名医十分厉害,什么疑难杂症都能诊治,每天求医问药之人络绎不绝等等。我自忖有如此多的人前往求医问药,医术肯定十分高明,便带着父亲前往名医处看病,在付出了巨额钱财后,名医方才答应替父亲诊治。草草看了父亲几眼,名医说父亲中了巫术,便念了几句怪异的咒语,写了一张符咒和水给父亲喝下,又开了一个药方,便将我们赶了出来。我虽然不太相信什么巫术、咒语,但是社会上的许多人都笃信此道,便连父亲也深信不疑,笑言自己终于有救了。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我按照药方到药铺抓了一副药给父亲喝,不曾想,父亲的病不但没好,反而上吐下泻了好几天。知道被骗之后,我和哥哥急忙赶往“名医”住处理论,却未想到那“名医”早已杳然无踪。

    几番周折之后,父亲的病不但没好,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无奈之下,我们只能返回家乡。就在返乡途中,我们遇见了一个采药的老郎中,那老郎中一眼就看出父亲的病症所在,欣喜之下,我们请老郎中给父亲治病。老郎中本要去丰县的山中采药,也就顺势答应了下来。此后几天,老郎中每日都要给父亲号脉,观察其气色饮食,询问其身体状况,在了解清楚状况后,便施以针灸,辅以其从山上釆来的草药,不出半月,父亲就可以下地走动,月余后,便行走无碍,恢复健康了。父亲笑着说他也享受了一回私人医生的待遇。

    老郎中的高超医术,也引起了同乡人的惊叹,多有身怀病疾之人前来求医。老郎中来者不拒,每遇病人,都要详细询问病人感受、因何生病,观其症状,诊其脉搏,一丝不苟,每每都能给出相应的建议,开具对应的药方,即使症状相同之人,老郎中也要再三询问其得病因由,采取不同的治疗方案,内因内医,外因外治,皆是药到病除。我对老郎中的医术叹为观止,其虽然使用的是医生通用的“望、闻、问、切”手段,但却能通过脉搏跳动的缓慢、强弱而判断出病人疾病的根源。内因内医,外因外治,非是一般大夫那样同是发烧,便一概而论、一副药方,头疼医头、脚痛医脚的治疗方式,更非那些方术、巫师以虚幻、虚假手段,麻醉人的精神,让病人抱着幻想而在疾病中痛苦、挣扎的手段,而是真真正正的中医精华。

    诸位读者生活的时代与那时不同,有专门的医疗机构,有专业的医疗人员,有先进的机器设备,然而我总感觉,你们看病时,少了几分我们中医的精髓。你们看病时,每每都是跟着机器走,如同牵线的木偶一般,从头到脚、从内到外,都要过一遍,不但费时费力费钱,且过程繁琐无比,医生也是事后通过机器的化验结果来得出结论,病人和医生根本没有任何交流。仿佛离开机器,所有的医生就不会看病了一样。而中医恰恰相反。

    我本想跟老郎中学两手,但是经过几天的实践,无奈发现自己真没有学医的天资,单就脉搏一项,我便诊别不出病人跟健康之人之间的差别,只能悻悻作罢。学医,很需个人天赋,需要绝好的感知和敏锐的判断,而且中医真的没有什么理论体系,或者,唯一可以遵循的就是以感觉为核心的了解病人信息的思维方式。也正是因为医学的这种特性,才导致了当前社会神医稀缺、庸医当道的医学窘况。

    老郎中叫什么,我们都没问过,只是称他为神医。

 

    王大人治河

    今年天降大雨,沛国郡好多地方发了洪灾,我们县也岌岌可危。大家整天呆在山上,不敢回家,生怕黄河决堤。

    就在这时,县里来了一个王大人,说是皇帝派来的要带领大家治河。王大人到了之后,先是带来了皇帝的圣旨,命令各地开仓放粮,赈济沛国郡受灾的群众,然后组织大家伙开始修筑黄河河堤。其实这种做法先前的太守、县令每年汛期时都在做,但效果并不明显。黄河的河床一年比一年高,河堤也越来越高,已经成了名符其实的地上河。

    不过,王大人并没有在原来的黄河水道上修筑河堤,而是重新规划、选择了一条比较合理的河道修筑河堤。王大人说这条这条河道比原来的河道要短,水流速度和输沙能力强,河床不易淤积。而且这条新修筑的河堤比地平面要低,减少了黄河决堤的可能性。

    除了修筑河堤外,王大人还带领大家在黄河河道每隔十多里的地方开凿一个引水口,将黄河下游所有的支流互相沟通,在其引水口或沟通处设置闸门。他说这样一来在洪水来时支流可以起到分流、分沙的作用,既削减了洪峰,又减缓河床泥沙淤积速度,可谓是一举多得。

    王大人说,其实解决水灾最根本的办法是当年贾让提出的不与水争地,加固河堤和分流之法只是下策和中策。不过,现在黄河下游的人口密集,政府又鼓励大家垦殖耕作,想要用上策来解决水灾问题实在是太难了。

    除了治以外,王大人还建议大家要防。他积极组织百姓在黄河两岸易被雨水侵蚀的地区种植植被,兴修水利,发展农业技术,在黄河易泛滥区备建粮仓,储备粮食,以备不时之年。

    时大儒董仲舒提出的天人感应,将灾荒之事与帝王德行相结合的思想已深入人心,每逢水涝干旱,便有官员以此来劝谏皇帝行仁政、施德义,故而皇帝也十分重视灾荒事件,所以在黄河水患出现后,皇帝迅速组织救援工作,下令地方开仓放粮,赈济百姓,并积极组织百姓实行抢险修堤工作,以工代赈,官民同力,很快便解决了这次水患事件。

    此后很多年,我们村都没发生过水患洪灾。

 

    麻烦的婚事

    哥哥十八岁了,转眼间便从从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变成了一个黝黑壮硕、朴实稳重的庄稼汉子。

    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父母和我准备去临乡的老陈家纳彩。纳彩,是结婚过程中的一个环节,指男方派人去会见女方,观其仪容姿态。父亲花高价从街市上买了一只大雁,作为去女方家的礼物,因为雁表示“挚者”,有“顺阴阳往来之意”,是纳彩时最好的礼物。

    当然,结婚之人不是我,而是哥哥。哥哥今年十八岁,已到了适婚的年龄。事实上,我们村里男子到了十五岁、女子到了十三岁以后,父母就会着手为子女准备婚事。早婚早育,这是政府的政策,邻乡的一个女子因为相貌丑陋,到了三十岁还未出嫁,甚至还受到政府五算钱的惩处,一算是120钱,那可是相当严重的惩处了。相应的,女子怀孕之时,国家有时还会给予一定的奖励,如免除一定的田赋、奖励一定的谷物等,鼓励人们早婚早育。

    说起来,哥哥的娶亲经历可谓波折丛生。先前在同村,父母有一个比较满意的对象,但是托亲戚朋友说媒的时候,人家不太愿意,因为那户人家是乡里的大户人家,根本看不上我们清贫的唐家,在请婚环节就遭到对方的拒绝,父母虽然颇有怨言,但也没往心里去。因为这种例子很常见,像本朝高祖年间的丞相陈平,贫穷时,多次向富人家的女儿求婚也曾屡屡遭拒。门第观念,是制约婚姻的一个重要标准。不过,社会上总有一些不顾世俗观念、冲破封建束缚的爱情故事,汉武帝年间那个以写赋而受到皇帝赏识的司马相如,贫穷时因才华出众,受临邛巨商卓王孙的女儿卓文君的倾慕,但却受到卓王孙的反对,最后两人私奔而去,也算是一段佳话。可惜,哥哥只是一个普通庄稼汉子,与才华出众、风度翩翩的才子相去甚远。

    另有一户人家的女儿,生得极为漂亮,也不在意唐家家贫。但在见面纳彩之时,得知女方右膝有一个疮,脓水不绝,身有残疾,被父母拒绝。事实上,这名女子已经被人拒绝了很多次,迟迟不能出嫁,女子时常依窗长叹:“邻不我顾,而望玉女,身多癞疾,谁肯媚者”。后来,媒人又陆续介绍了几个同乡人家的闺女,但父母都不是很满意。他们觉得这几家的闺女不是皮肤不够白皙、面庞不够清秀,就是头发不够乌黑、身材不够纤细,配不上自家儿子。

    这次媒人介绍的是邻乡老陈家的闺女,听说这个闺女长得清秀可人,为人知书达理,所以父母准备去看看。父母给哥哥选择的结婚对象,都是同村或邻乡适龄女子,路程也不是很远,小半天的脚程就到了。父母和陈家会面的时间也不长,主要就是双方父母察看自家儿女结婚的对象,观其言谈举止,看其身形相貌。会面之后,双方父母都很满意,女方也就答应了婚事。老陈告诉父母,原先乡上一富贵人家公子看上了自家闺女,但那人品德不行,不事生产作业,是当地有名的纨绔,便被自己拒绝了。他之所以答应父母的请婚,就是看上了哥哥沉稳朴实的品性。

    这种多面性的择偶观念,相互择选的思想,由来已久,我的家乡就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齐人有女,有两家人向其女求婚,东家儿子长得丑但是家里却很富有,西家的儿子人长得英俊但家境贫寒。齐人夫妻犹豫不决,就问其女儿想嫁哪一个,喜欢那个就脱下哪边的袖子,结果女儿同时脱下了两只袖子。父母感到十非奇怪,问她原因,她回答说想到东家吃饭,到西家住宿。言下之意就是向往东家的富贵,喜欢西家的人。

    这和你们现在的择偶观念基本相似。

 

    大婚

    找对象,是一件麻烦的事情,结婚,同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在陈家同意婚事后,父母还有一系列的婚前工作要做。首先是问名占卜,“同姓不婚”,这是古已有之的人伦风俗,我的家乡亦不例外。先前有一对准备结婚的男女,在问名占卜过程中得知两家同姓,这桩本是郎才女貌的姻缘,遭到了双方父母的一致反对,最终以失败告终。事实上,就算双方父母不反对,乡里掌管风俗教化的三老以及重视人伦纲常的老人也不会同意,这种同姓结婚的事情,往往会受到各方面的阻挠。所以问名占卜是婚前重要的一环,占卜结束后,父亲就将合婚的喜讯通知了陈家,是为纳吉。

    纳吉结束之后,父亲就开始着手准备儿子订婚时的聘礼。唐家虽然清贫,但父亲还是亲自去县城挑选了两匹上好的练(丝织品最好的一种,价值两千钱左右),买了一对雕琢精细的玉镯(价值两千钱左右),三件绢帛制的新衣(中等价值的衣物,价值一千钱左右),并准备了两千钱,作为送给女方的聘礼。这次聘礼总共花费了我家七千多钱,父亲每年外出打工,一月的工钱也仅有五百到一千钱不等,但能看到儿子结婚,即使花再多的钱,父亲也不觉得多。而且聘金之事,关乎唐家的颜面,也是对女方家庭的尊重,容不得半点马虎,父亲可不希望在这个环节出事。同村的一户人家,太过小气,在聘礼之事上吝啬不已,导致女方家在结聘当日悔婚,成了村里的一个笑话。

    结聘之后,父亲采用占卜的方法选择了一个黄道吉日,作为婚期。随后父亲就紧锣密鼓地操办起婚宴事宜来。

    哥哥的婚期选在初春时节,因为此时正当农闲。结婚当日,哥哥身着崭新、华丽的服装,头戴红巾,骑着从市中租来的马,先行去往女方家迎亲。女方此时也穿着华丽裙裳,头戴簪子,耳上饰珥,脸上扑着米粉,抹着胭脂,双眉也精心修剪过,用眉笔勾勒出当下最流行的细眉,看上去十分华贵亮丽。在哥哥迎亲的队伍到达半路后,女方也在父母、亲戚的陪同下送出家门,父母照例还对女儿叮嘱了一番,多是孝经公婆、恪守妇德等,进行送亲活动。两方都不是富裕人家,但是迎亲、送亲的队伍也足有数十人,显得十分隆重热闹。

    待到迎亲队伍回到我家后,则要进行婚嫁的最后一个环节,即举行婚礼。婚礼的仪式不太复杂,就是新人拜见公婆的一个过程。婚仪结束后,婚宴正式开始。父亲邀请了所有的亲朋和邻居,再加上女方家的亲族好友,摆了数十桌宴席,桌上尽皆肉食酒浆,十分丰盛。来往的亲朋,也都带着贺礼,竞相祝福新人,父亲还花大价钱请来了几个歌舞艺人,以添婚宴的喜庆之意。

    婚宴结束后,整个婚嫁的仪程方才全部走完,哥哥,从此成了有家有室之人。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