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休闲读品》网易博客

全新的人文地理杂志,提倡带着思想去旅行

 
 
 

日志

 
 

汉代记事(二)  

2016-02-23 09:15:20|  分类: 《天下》2015年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工

    父母又去丰县县城打工了,家里只剩下我和哥哥,被托付给婶婶照顾。

    每年这个时候,乡里的大部分农民都会趁着农闲去城里打工,赚钱补贴家用。叔叔也去了,不过婶婶要照顾六个月大的孩子,便留了下来。

    走的时候,父亲还将自家养的鸡、鸭、鱼、羊等家禽畜类带到县城去卖,乡里每家农户,基本上都养着很多家禽,养殖业和农业相结合。乡里百姓一般不太需要这类东西,再者乡里也卖不了什么好价钱。所以,父亲一般会将这些东西拿到县城去卖,县城里的有钱人多,也不会畜养家禽,能卖个好价钱。一般情况下,一头羊能卖一千钱左右,这对于我家来说也算是一笔大收入了。

    父母打的是临时短工,或在酒家帮佣,或在市中帮别人看摊子,或受雇去别人家干杂活,时间不会太久,农忙开始前一定会赶回来。乡里有土地的农民,多半打的是短工。当然,也有一些常年在外打工的人,他们家的土地租给一些农民,收取一定的租子,而自己却常年在县城或者更远的长安、洛阳打工,听说他们一月的收入抵得上我们一年的收入,日子过得比乡里一些地主、豪绅还有好。几年前,乡里常年在洛阳打工的沈从,坐着马车、穿着四五百钱一身的帛衣,回来了一趟,他拿着在京城买的特产,挨家挨户拜访了一遍,那阔绰的模样,令人艳羡不已。听父亲说,沈从在洛阳打工赚了钱,买了房子,这次回来是处理一些自家土地的事情,过几天就会回去。不过,当我长大后,去往洛阳游学时才知道,他们的生活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如意。

    不过,在外打工的日子是较辛酸的,不但时常受到雇主的欺压、剥削,还要长时间忍受孤独寂寞和思乡之苦。父亲的一个朋友,兄弟三人经朋友的介绍到城市里打工,遇见了一个善良的女主人,平日里替他们缝补衣服,但却遭到了男主人的猜忌,对他们多番责备刁难。三人苦闷不已,他们虽然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猜忌会消失,但心里头还是充满了辛酸与无奈。

    这种打工时的辛酸苦楚,实不足为外人道也。打工结束后,回归家乡却是令人高兴的,最高兴的要数留守在家的我和哥哥,因为每次父母外出打工回来,都会给我们带许多好吃或好玩的东西。

 汉代记事(二)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徐州博物馆汉藏画像石——乐舞图

 

    父母的小嗜好

    今天是端午节,母亲准备带我和哥哥去县城瞧瞧热闹。

    不过父亲不喜欢这种热闹,他唯一的小嗜好就是喝酒。每天傍晚时分,父亲总会拎着一壶酒,邀上几个老朋友,坐在门前的大榕树下和朋友聊天,讲讲自己打工时的见闻趣事,谈论大汉王朝那些耳熟能详的名人将相的故事,亦或者趁着酒兴,聊聊现实中那些清官的廉洁,贪官的无耻。每每兴之所至,还会唱歌跳舞,表达内心的喜悦或者恼怒之情。今天,他已经和几个朋友约好了喝酒。

    母亲的爱好与父亲不同,她最喜欢的事情是观赏歌舞乐曲、俳优杂技表演。今天一大早,母亲穿上了平日里舍不得穿的新衣,抹胭脂,描眉毛,用了足足一个多时辰来打扮自己,用父亲的话来说就是出嫁的新娘子也没你这么麻烦。大约卯时日出时分,母亲便带着哥哥和我坐着邻居李家的小牛车,和李家伯母一起去往县城瞧热闹,这几乎已经成为逢年过节母亲和李家伯母的一种习惯,今年的端午亦不例外。从我们村到县城大约有十来里的路程,虽然都是土路,但因为靠近邀帝城,所以通往丰县县城的道路既平坦又宽阔,两旁绿荫成片,路上随处可见去往丰县看热闹、做小生意的乡邻,一路上也不显无聊。

    到县城时,一般是巳时左右,邻近中午,这时丰县已经十分热闹了。街头市里,到处都是歌舞杂技表演,既有“总会倡仙”“鱼龙曼延”的化妆歌舞表演,也有如“东海黄公”等带有故事情节的乐舞表演,热闹非凡。不过,母亲最喜欢还是俳优表演,这种造型滑稽,举止夸张,语言幽默,惹人发笑的滑稽戏,是一种雅俗共赏的艺术表现形式。

    每每此时,我和哥哥就会悄悄离开,去观看那些比较刺激、吸引眼球的东西,如斗鸡、斗狗等斗兽表演,走索、弄丸等杂技表演,比武、角抵等赌斗类表演。这些赌斗类表演带有赌博色彩,最能激起人们的兴致,不过母亲禁止我和哥哥赌博,所以我们也只有旁观的份,即便如此,也让我和哥哥十分兴奋。平日里在农村,可没有这么多娱乐活动,我和哥哥唯一能玩的就是击壤、蹴鞠,哪有县城如此精彩刺激的娱乐节目。

    当然,除了好玩的,还有许多好吃的东西,街市两旁,处处皆是琳琅满目的小吃食,如什么面粥、水煎包、鱼汁羊肉等,相传这些东西都是高祖刘邦喜欢吃的东西,那个面粥还有一个响亮霸气的名字叫帝王粥,除此之外,还有烧饼、烙馍、狗肉等一大堆小吃,好吃不贵。

    一直玩到下午申时太阳落山之后,我们才会坐车返回家中,而往往这个时候,父亲已是酩酊大醉。每年的这个时候,是父母卸下身上的包袱,最为快乐的时候。

 

    商人吴老二

    吴家老二发财了,他雇了几个人将自家的房子重新修葺了一番。

    吴老二是一个商人,不是那种摆摊子、开酒肆的坐贾,更非那种囤积居奇、倒卖盐铁的大商人,而是一个普通的行商。阿房村是农村地区,除了些许兼职摆摊的农民外,基本上没什么酒楼、饭舍的存在,家乡举凡在外做生意的人,基本上从事的都是行商。吴家老二一般是将以低价收购的家乡特产,运输到外地高价卖出,赚取地域之间的差价。吴家老二在长安、洛阳等地有几个固定的客户,那些多是本地的商人和富户,基本上他的货物不愁销路,故而这一来一往,赚取的利润非常可观。相应的,这种高额利益需要承担高额的风险,行商在往来途中,常常会遇见各种危险,最常见的就是强盗,如果遇到强盗,物品被劫,那么这些行商恐会赔得血本无归。所以,为了应对这种危险,吴家老二组建了一支固定的车队,招募了大批随行人员,以震慑途中的盗匪。

    幸运的是,这些年天下太平,吴家老二没遇上过什么盗匪,赚了不少钱,从一个普通的农民摇身变成乡里的富户人家。经商,可谓是发家致富的一条捷径,所谓“农不如工,工不如商,刺绣文不如倚市门”就是如此。不过,不是所有做生意的人都能如吴家老二那样发家致富。邻乡一个叫李岳的人,家中本颇有资产,经朋友劝说,从事经商事宜,广收大麦准备运往晋阳,等候寒食的时候高价卖出,但到达晋阳之时已是清明时分,过了寒食之节,只能转运向邺城,却不曾料到路遇大雨,车马难行,大麦也受到损伤,货物卖不出去,赔了大钱,以至于贫穷落魄,遭到世人的耻笑。回到家乡后,他又沦为兄嫂的奴隶,备受到兄嫂欺辱,从挑水做饭到庄稼收割,什么事情都得他干,最后被逼在父亲坟前自杀。

    除了修缮房屋外,吴家老二还准备置办田产,购买土地,弃商从农。因为他发现富人富则富矣,但在社会上的地位很低,常常受到学者士人的鄙弃,被人看不起,属于那种衣必文采,食必粱肉,生活奢靡,但在时人眼中却是身份低下的存在,没有相应的社会地位与其财力相匹配,吴家老二可是在经商途中受尽了白眼。所以吴家老二打算弃商从农,成为大地主,谋求地位上的提升,也好让自己不再受人鄙视。

 

    先生的书

    乡里学堂的薛先生的手里,每天都会捧着一本书,时刻也不会离身。

    薛先生是一个身材瘦削、留着一缕长髯的老人,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拿着自己手中的书,边走边读,读到兴味之处,总会忍不住击节赞叹:“好、好。”

    好什么?哪儿好?为什么好?

    我、哥哥还有乡里的小孩都不知道。

    在我六岁的时候,父母决定让我和哥哥去乡里的学堂读书。读书,算是一种改变命运、走向另一阶层的有效途径(就像你们现在的农民家庭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通过上大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一样)。

    乡里的学堂,是大家集资修建的,薛先生是乡里人专门从县城延请而来教书的。薛先生上课时十分严苛,但私下里却非常和蔼,喜欢给我们讲故事,讲他在书中看到的故事,讲他在旅途的见闻,讲各地的风土人情。令人如痴如醉,瞬时产生了一种世界这么大,我想出去走走的念想。

    上课的内容,很简单,第一、二年就是识字。薛先生用的教材是三字或者四字、七字为一句、每句押韵、易读易记的儿童读物,称为“字书”,有《仓颉篇》《急救篇》等。其内容往往是在领述五句之后,接着讲姓氏、衣着、农艺、饮食、音乐、飞禽、走兽、医药、人事等基本常识性的文字。这是童蒙教育阶段,可以看做是小学阶段。一两年的童蒙教育结束之后,薛先生就开始教我们《论语》和《孝经》,算是进入了中学阶段。童蒙教育和中学教育,是一个百姓启蒙、明理的过程。我们并没有强制上学一说,政府仅是通过三老进行一些劝导、教化、推广的举措,但基本上有能力的家庭,都会选择让孩子接受童蒙和中学的教育,可以算作是一种百姓自发的义务教育。(这是社会文化发展的一种要求和百姓心里自发的一种需求,就如现下社会文盲不受社会重视,很难生存一样。

    不过,对于很多家庭而言,让孩子接受中学教育意味着沉重的负担,所以我的很多同学在接受完童蒙教育后就选择辍学回家务农,或者外出去打工,补贴家用。哥哥也是在接受完童蒙教育后选择退学,回家从事农业活动。不过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哥哥不喜欢学习,整日里忙着上树捉鸟,下河摸鱼,学习成绩很是不好。而与哥哥相反,我在学堂的成绩一直较好,也颇受薛先生的器重栽培,所以父母同意我留下来继续学习深造。与我一样留下来的还有几个比较富裕人家的孩子。

    现在回想起来,关于上课时的情形已经记不得了,薛先生的印象也着实有些模糊,唯一记得就是那本看似破旧但却被他当做宝贝一般的书籍。有一次薛先生喝醉了,抚摸着手中那本书籍,老泪纵横,口中说着些悔恨不已的含混话语,还将手中的书扔在在地,狠狠地踩了几脚。但在第二天上课时,却又被他视若珍宝地捧在手里。

    我们不知道的是,那本书是当年薛先生的父亲送给薛先生的。薛先生的父亲当年是一个太学生,后来做了沛县的县令,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进太学,谋个好前程。不过年少时的薛先生整日游手好闲,蹉跎光阴,虽然在年老时幡然悔悟,开始发奋读书,但还是错过了父亲的期盼。所以,薛先生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亲自培养出一个太学生。

    那本书是《尚书》,如果想上太学,就必须专修一经,《尚书》就是其一。

 

    可怜的老王

    三老,是乡里最有威望的人,也是乡里最忙碌的人。

    三老是一个官职名,是乡里有名望、有德行、可为百姓表率的老人,他是政府直接从百姓中擢升的、树立的道德模范。三老日常非常忙碌,大到乡邻打架斗殴,小到夫妻拌嘴吵架,都要三老出面调停。最近,三老又碰到了一件麻烦事,关于老王养老的问题。

    老王今年已经八十岁高龄了,年老体衰,到了需要人照顾的年纪,但问题就出在这里,没有人愿意照料他。虽然政府对于老人有特别的优待,譬如钱粮补助、赋役减免、刑罚宽松等,但是说到底,养老的根本还在于子嗣的赡养,养儿防老嘛。

    老王不是没有孩子的孤寡老人,他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是个农民,小儿子是个小商人,前些年在乡里捣腾狗肉买卖,发了些小财,还入了商籍,为此没少被不重视商人的老王唠叨。几年前小儿子娶亲后,在妻子的撺掇下闹腾着分家,兄弟两人都先后搬离了老王家。于是,老王变成了一个“孤家寡人”。父母在世时不分家,这本是政府提倡的孝道之法,但却被两兄弟抛之脑后。当是时,三老还出面劝阻调停,只是两个儿子拒不同意,且他们应承会照顾自己的父亲,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前些年,老王还能自己照顾自己,两个儿子也会时常归家看望老父,老王的生活也算有着落。然慢慢地,两兄弟都不愿再照料父亲。

    大儿子的理由是父亲疼爱弟弟胜过于他,当然由弟弟照料;小儿子则认为哥哥家距父亲家近,哥哥照顾起来方便。兄弟两人相互推诿,谁也不愿去照看父亲。虽然在三老的教育和严令之下,兄弟两人答应轮流照看老人,但不多久,兄弟两人嫌弃老人麻烦,又慑于三老威望不敢离开,便将一腔怨气发泄到父亲身上,整日打骂欺辱老王。

    忍无可忍之下,老王将自己的两个儿子告上了公堂。大汉以孝道治天下,非常推崇孝行,甚至还将孝道作为当官的条件之一,与廉并称。时汉文帝为母侍疾尝药、灌夫为父报仇怒下战场、缇萦上书救父、董永卖身葬父等,尽皆百姓耳熟能详的故事。被告上公堂的两兄弟,在三老的严惩和教育之下,最终认识到了自己的过错,将父亲接回了家,尽心奉孝,无有再犯。

    其实,整个乡里发生这种事情的几率很低,只是极个别的例子,毕竟深入人心的孝道观念,已是百姓的立身之本。而且政府还有专门针对鳏寡孤独的救助,对孕妇等的补贴,对军属的优恤,灾荒之年的开仓赈灾、以工代赈等有利于百姓的政策,也算是比较齐全的社会福利制度了。

    三老又开始忙碌了,他趁机在乡里开展了孝行、孝道的教育,意欲树立养老、敬老、尊老的社会风尚,整日忙碌不停。

汉代记事(二)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汉画像石执杖老者图

画面雕刻一老人人手执鸠杖图形。传说鸠为不噎之鸟,刻鸠形于杖头,可以防止老者吃饭时噎着。汉时年满70岁的老人可被皇帝赐予王杖,享有一系列的权利,是皇帝尊老、敬老的孝行体现。(徐州博物馆画像石)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