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休闲读品》网易博客

全新的人文地理杂志,提倡带着思想去旅行

 
 
 

日志

 
 

何妨与天地弈上一局——罗志立先生小记  

2015-08-06 10:41:36|  分类: 《天下》2015年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妨与天地弈上一局——罗志立先生小记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罗志立教授,四川苍溪人,1927年出生,1952年毕业于重庆大学地质系,先后在西北石油管理局和四川石油管理局工作,历任地质技术员、主任地质师、队长、综合研究队长、室主任等职,1980年调往成都地质学院(今成都理工大学)从事教学和大地构造研究工作。在石油系统工作时,对四川盆地油气资源的勘探工作做出了较大的贡献,在建设和恢复四川盆地中生代雷口坡组和白田坝组的过程中,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这些中生代地层名称和划分沿用至今,在中国第一个大气田(威远气田)的发现过程中和中国第一口超深井(女基井)的地质设计和井位选择上,均有重大贡献。1978年他撰文重视中国煤成气资源,对我国煤成气开发起到先导作用。他是国内最早预测四川盆地存在上二叠统生物礁块气藏的地质学家,创立了地裂运动的概念,1981年提出中国地史上有“兴凯”“峨眉”“华北”三次地裂运动,1984年提出C—俯冲(陆内俯冲),论述了中国陆内俯冲和中国前陆盆地的研究方向及油气资源分析,以及中国含油气盆地勘探远景和战略决策。著有《地裂运动与中国油气分布》《中国板块构造和含油气盆地分析》(合著)等专著,发表论文一百多篇。

 

文/李寻


1


    采访罗志立先生是在2015年1月的海南三亚,阳光明亮温暖,从寒冷的北方来到这里,仿佛一下子进入了春天,而罗先生平和宁静的叙说,更增添了如沐春风的感觉。

    尽管我们是按照自己的采访提纲在提问,罗先生也回答了我们的一切问题,但他的述说完全自成体系,整个过程是按他自有的逻辑展开的。罗先生的夫人侯文芳老师,多年与罗老相濡以沫,已有深度的默契,而且她是位资深的记者,对我们的采访又多了些细致入微的工作关照,总是在最恰当的时候递来需引用的参考图表资料,挪开挡住相机视角的其它物品,没有因为这些小事打断罗先生,这使得罗先生的叙述更加连贯流畅,如行云流水,更多的时候好像不是在对着我们说话,而是在自言自语。

    “1980年,我提出四川盆地的生物礁,现在普光气田的天然气就是在生物礁和滩上发现的;

    1989年,我提出要注意我们老家苍溪那一带的生物礁,2005年,我在中石化的会上提出要重视元坝,2013年,元坝发现了1400亿方的大气田;

    1990年代早期,我提出了准噶尔盆地腹部可能找到大油气田,后来那里发现了彩南、石西、石南等大油气田;

    1978年,我就写文章提到煤成气的开发,现在你们知道,好多地方都在搞煤成气;

    1997年,中石油总公司领导撰文说要把中国南方作为下个世纪发展的石油基地,我撰文《基地乎?鸡肋乎?》,感觉中国南方碳酸盐岩地区(除四川盆地外)恐怕是个“鸡肋”,难成基地,现在又是十多年过去了,那里也没有大的突破……”

    那时间,我感觉眼前是一位独自与天地下棋的老者,仿佛是与天地在絮叨着:哪一子落对了,哪一子不对。

    我们讨论的内容并不轻松。

    那是跌宕起伏、大悲大喜的人生际遇,那是令风云变色、历史转向的科学发现。可令我感到意外的是,罗先生的语气始终是那么轻松、随意。

    在说到自己被错误批判,为避免被抓下狱,尽量在野外看地质现象拖延时间时,他平静得好像在叙说别人的故事;在谈及现在有些人掐头去尾引用他的学术成果又不注明出处时,他竟然有些幽默地笑了,好像看一群调皮捣蛋的孩子在恶作剧……

    他的语气总是那么平静,不激不厉、不疾不徐,他的眼光始终是那么温和,从来没有激动、愤怒、凌厉。

    我体会到了,这对走过激情燃烧的岁月、进入天高云淡境界的老夫妻所带来的生命力量!


2


    罗志立先生其实“成名”很早。早在1959年川中作战时,他就和李德生院士一起因为坚持四川石灰岩的储集性能与砂岩不同而遭到了错误批判,那时,他刚三十岁出头。

    1970年代中期,他是最早运用西方板块学说解释中国地质现象的学者之一。

    1979年以后,他创立了中国的地裂运动,1991年出版有重要影响的专著《地裂运动与中国油气分布》……

    他的一些著作与观点,是中国地质学史上无法绕过去的节点。

    关于罗先生的学问,已有厚厚的专门文集出版,也有相关学者的专门评述,笔者在这里就不赘述了,只是简单地谈一下与本次采访有关的三个方向。

    1.罗先生创立的“地裂运动”,这是很有特色的构造运动分期方式,对油气勘探有重要的实用意义。本期我们已选刊了罗先生相关的专题文章,而在采访中,所谈及的对于中国富油气区的预测根据,均与其“地裂运动”的概念有关,我们觉得这仍是一个有长久生命力的理论学说。

    2.陆内C-俯冲理论。罗先生虽然是最早接受板块学说的学者,但并不将其视为教条,他提出的“陆内C-俯冲”的概念,与反对板块学说的李扬鉴、李德威等学者并无二致,他们都认为不能用板块学说解释大陆上的问题。

    3.石油无机成因理论。1987年,他就发现石油、天然气的无机成因也是存在的,因而提出油气成因二元论的观点。从时间上看,这也是算是最早提出这一概念的学者之一。

    我们的采访主要是围绕这三方面问题展开的,所转载的罗先生的文章也基本上能算得上是先生的代表作。相信能让一般的读者在较短的时间了解先生的学说要点。顺便说一句,罗先生的文风十分简洁干净,几乎到了惜墨如金的程度,但意蕴悠远绵长,需反复阅读才能领会其奥妙。


3


    最让我着迷,想反复强调的还是罗先生的精神气质,这种东西很复杂,既包含治学的态度,对世界的看法,也包括对人的态度,我无法用一个词准确地表达出来,只好用“精神气质”这个有些含混的词来指称,或许下面具体的解释更能说明问题。

    依我个人的体会,罗先生在治学方面,是非常能接受新观念的,他能在西方板块学说刚一传入中国就接受这种新学说,并用来解释中国的地质问题,可见其思想之活跃。但是他在接受新学说或创建新学说时,并不急于否定旧学说,或者说他基本就不否定旧学说,而只是建立新学说。比如他建立了中国的地裂运动,但并不否定人们已经习惯的加里东、海西等构造运动,还建立了它们之间的对比关系,其实,如果较起真儿来,是能找出这两种不同的地质运动理论间的矛盾的。再比如,他接受了无机成油论,但也不否定有机成油论。从另一个角度看,他并不拘泥于某个学说,使之成为教条。比如他接受板块理论,到现在我们采访他时,他还说自己是接受板块理论的,但他提出的“陆内C-俯冲”按照其内在逻辑,是可以否定板块理论的,至少可以说是“板块上不了陆”。他似乎不太在意这种差异或矛盾,在谈及接受板块理论,他只是简单地说:“我觉得它挺有用!”他对一切问题有自己的思考、意见,在表达自己观点时非常明确、毫不含糊,但对于与自己完全不同、甚至对立的观点,也马上能给人家找到一个存在的地方。比如,在与我讨论关于威远气田的气是无机生成还是有机生成的时候,罗先生不同意我的观点,还详细列举了不同意的理由,但同时,又提出来,在南溪花岗岩中的气与威远震旦系的气不一样,建议我去查一查资料(直到写这篇文章,我还没有查到相关资料)。

    我觉得,不宜用“海纳百川,包罗万象”来形容罗先生的气质,用“从善如流,上善若水”来形容他似乎更恰当一些。这两者之间是有差别的,“海纳百川,包罗万象”,重点要包容与自己不同的东西,其实这很难做到,明明与自己不同,怎么能无原则地包容呢?“从善如流,上善若水”就不同了,首先,他坚持自己的意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与原则,其次,他承认与自己不同的看法有存在的余地,自己不接受,也不必否定人家有存在的独立性,水有水的路,水中的岩石、水边的河岸,也有人家存在的路,它们同时存在,又能相遇而安。

    我觉得这是中国文化中十分稀缺的一种现代文明的精神气质,它不要求故作姿态的“包容”,而是各安其道的互相尊重。这种气质是真正适合科学发展的基础。科学是人们对未知世界的认识,未知世界是无限的,而人的认识能力是有限的,所以,任何一种科学理论都只是特定的人在特定时空条件下有局限性的认识,都不是绝对正确的永恒真理。科学发展的自然生态就是各种不同的、甚至有互相矛盾的学说同时存在,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有些学说被证实了,就发展起来,有些被证伪了,就沉没下去。但也经常发生已被证伪的学说重新被证实的情况,以地质学为例,魏格纳刚提出大陆漂移学说时,曾被美国的地质学界投票否决,后来又是美国的地质学家率先证明板块的存在,当然,现在的美国地质学界,也承认板块理论不适于大陆地质(美国网上白皮书,2003年)。

    变动不居的现代科学与追求安宁的中国传统文化是格格不入的。中国的传统文化滋生于稳定的农业经济之上,以日出日落、寒来暑往的稳定节律为常态,在观念上,怀有一种奉某种权威观念为永恒真理的根深蒂固的潜意识,所谓权威观念无非是古代的圣人之言,或者是当下最高掌权者的权威之言。除此之外,出现的任何新言论、新观念皆为惑乱人心的妖惑之言。在中国人的潜意识里,接受不了没有人间权威确定、只凭其未来是否能与物理事实一致来判定对错的诸说林立的思想状态。所以,当强大的现代世界打破了圣人和帝王的权威时,在中国人心中还是要去寻找一种新的永恒观念来,他们开始乞灵于科学。每次旧的知识体系被别人证明崩溃后,就一窝蜂地寻找所谓“先进科学”,一旦接受某种“先进科学”后便奉之为神圣的教条,当下流行的盲目追随西方主流学说的状况,其实是中国农业文明追求稳定崇尚权威传统的顽强遗存。虽然总在喊创新,可是每每真的新观念来了,立马打压,而创新者也同样以牙还牙,只要立新,必先破旧,不破不立导致“立”的难度增大,用鲁迅先生的话说,就是挪一张桌子都要死人的,总以流血牺牲为代价获得某种学说被扶为“正室”,这个新“正室”捍卫起自己的地位来也毫不留情,同样以各种或残暴、或冷漠、或阴毒之手段对待任何与自己不同的新学。

    通过对罗志立先生的采访,让我领略到他的那种从善如流、各居其所的治学态度。他有自己的思路,凡是有助于自己去理解地质事实的学说,他都拣最适手的来用,不太注意这些学说间可能产生的碰撞抵牾。他坚持自己的意见,表达与别人不同的看法,但对于自己不同甚至对立的看法,并不否定,而是努力去寻找人家得以存在立足的地方,平和地沟通、理解各自的意思。这才是有助于科学发展的精神氛围。

    如今,在整理当时采访记录时,身边又响起罗先生平和淡定的声音,眼前又浮现一位与天地弈棋的老者形象,天高云淡,惠风和畅!Ω

 何妨与天地弈上一局——罗志立先生小记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罗志立先生与侯文芳女士接受本刊记者采访

何妨与天地弈上一局——罗志立先生小记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