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休闲读品》网易博客

全新的人文地理杂志,提倡带着思想去旅行

 
 
 

日志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徐旺先生印象  

2015-08-14 09:24:01|  分类: 《天下》2015年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徐旺先生印象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徐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北京人,1925年出生,1950年北京大学地质系毕业,毕业后先后在石油管理总局兰州勘探处、石油管理地质局酒泉地质大队、玉门石油管理局、大庆油田勘探指挥部研究大队、石油部641厂研究所、四川石油会战总部川西南指挥部、江汉石油会战总部四分部14团地质连、大港油田、中国石油学会、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工作。1956年被评选为全国劳模。与朱夏先生合作主编《中国中新生代沉积盆地》一书,参与编写《中国石油地质志》(副主编)、《中国油气勘探》(执行编辑)、《中国油气新区勘探》(执行编辑)、《黄汲清石油地质著作选集》等著作,发表论文20余篇,主要有《我国近年来石油地质理论新进展议》《中国油气勘探前景与展望》《我国中西部逆冲断裂带找油的思考》《中国石油史实九则》《吐哈盆地罗系亿吨级油田的发现历程》等。

 

 

文/李寻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是个历史悠久的单位,也是个大单位。最早可以追溯到石油部的成立,后来分化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中国海洋石油集团公司,即人们现在常说的“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三桶油”)。

    单位大了,人也多,先后有数百万人在石油行业工作。受建国以后总体文化氛围的影响,中国石油行业一直盛行一种集体主义和军事化的文化传统,不突出个人,服从领导,有很强的组织纪律性,有吃苦耐劳、能打硬仗的战斗精神。这种精神是他们找到石油,将“贫油国的帽子扔到太平洋里”的胜利保障。

    但这种传统也有负面的作用,就是不突出个人,只强调集体。所以,翻检石油史,能留下名字的除了担任过行政领导和组织上着力宣传的劳动模范外,对于石油勘探起到关键作用的科研人员几乎没有留下名字,人们现在熟知的李四光、谢家荣、黄汲清等,其实是在解放前成名的,解放后参加工作的地质学家几乎没有一位在地质学史上留下个人痕迹(不只石油领域如此,其它很多领域也是这样)。倒不是后来的学者没有创造性,而是整体的文化氛围使然。这种状况给我们做历史研究的人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我们不知道各个油田勘探决策时的科学依据是什么,查通常的史料,多数只记录成功的功绩,几乎不谈决策前的争论、每次具体成败的原因,这不利于总结历史经验。

    中石油这么一个历史悠久、人数众多的大单位,其实是人才济济的,这些人天资聪颖,工作踏实勤奋,在具体的岗位上做出过重要贡献,但都默默无闻,不为人知。

    徐旺先生就是这样一位沉默奉献的优秀地质学家。这位195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的高材生,自毕业后就投身到石油战线,转战于西北大漠、东北雪原、华北海滨、四川盆地,参加了中国绝大多数的石油会战,后来调到中石油总部工作,主持编写《中国石油地质志》《中国油气勘探》《中国油气新区勘探》等多部大型工具书,今天我们无论是研究石油史,还是研究每个油气区的基础地质情况,都离不开这些工具书。这些书每套都有主编,都有庞大的编委会,主编是总公司的领导,编委中的大多数也是各油田的负责领导,实际负责统筹编写这些卷帙浩繁的工具书的,是徐旺先生这些具体编写人员。

    我们采访徐旺先生,是因为罗志立先生介绍徐先生是少数尚健在的参加过多次石油会战的老地质学家,见到徐先生之后,才知道,他竟然是我们经常翻阅参考的那些工具书的实际统筹编写者。

    中石油还有很多像徐旺先生这样的优秀学者,默默奉献出一生!在向他们表达崇高敬意的同时,我们也想表示改变宏观文化传统的努力:让我们记住他们的贡献,记住他们总结的失误与经验。我们需要记住一些科学家个人的名字,不只是为了感恩铭记,更主要的是在他们的智慧与经验上,能有所进步。

    徐旺先生出生于1925年,我们采访他时(20152月)他已经九十高龄了。但他记忆力惊人,不用翻阅任何文献资料,随口说出一个又一个构造名称、井号、油层深度,思路极其清晰。他的回忆,帮助我们澄清了许多历史迷雾,而且揭示出许多新的研究方向,我们将采访记录摘要发表,对几个我们有所了解的关键环节加了注解,以便读者深入了解。

    徐先生气质十分优雅,而且也已进入天高云淡的境界,所述均是事实,无刻意隐恶之处,无刻意溢美之言,朴实如真理本身,其访谈录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笔者本身已接受了无机成油论的观点,就此向徐先生请教。先生坦率地说:从理论上说,无机成油固然可以成立,但目前,尚无明确的证据说明哪个油田是在无机成油论指导下找到的。他本人倾向于同意黄第藩先生的看法,并提醒我们在实际工作中要持慎重的态度。依他数十年石油地质工作的经验,石油勘探有很强的不确定性,理论设想与实际工作相结合的难度很大,他充满关爱地提醒我们,可以大胆探索,但要尊重事实,多考虑方式方法,不要太理想化,那样会陷入被动。

    我们从内心深处接受并理解徐先生的关爱,前辈学者所积累的宝贵经验和深刻见解还需要我们花很多时间去深入学习领会。当然,我们也坚持着自己的观点,并以前辈学者的不同意见来磨砺它,使它或者更完善,或者在证伪的过程中少付出代价。

    科学的进步固然是新旧观点的替换,但也是伟大智慧的传承,科学上的革命是可以在如沐春风的思想交流中完成的。徐先生以身作则,已为我们提供了最好的榜样。Ω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