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休闲读品》网易博客

全新的人文地理杂志,提倡带着思想去旅行

 
 
 

日志

 
 

挪物死,挪人活  

2012-07-23 18:02:12|  分类: 《天下》2011年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物资大挪移”带来的问题

读中国经济地理,发现存在着种种宏伟的“物资大挪移”现象,如“西气东输”、“北煤南运”、“西电东送”、“南水北调”等,还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春运民工潮”(劳动力作为资源的一种大挪移),以及新近有人推出的“引渤入疆”。围绕着这些物资大挪移,国家投入了大量的财力,建立起宏大的全国物资运输系统(包括运物、运人的公路、铁路、航空系统,运电、运油、运气、运煤、运水的专业物资运输系统),并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以维持这些系统的运行。

初看起来,这些宏伟的物资运送系统的建立,体现出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速度与实力,本身也是国家经济增长的一部分。但细想起来,就会发现很多问题:这种长距离、大范围的物资大挪移是否有绝对的客观必要?是否只有好处而无害处?是否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最佳选择?

当然不是,至少我们马上可以列举出一些问题:

1、对自然生态的影响:以南水北调工程为例,虽然从长江水系向以北京为中心的华北地区调水能解决一时的燃眉之急,可是,这一工程是在华北地区的自然水资源已经枯渴,生态环境严重恶化的情况下,被动采取的措施,只能满足若干大城市用水的燃眉之急,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这一地区因水资源枯竭带来的生态问题,比如农业的自然灌溉问题。而且长期下去,对长江流域的生态环境会造成怎样的负面影响现在尚未可知。南水北调工程事实上打破了中国水系及水资源的自然分布,必然也将打破依托这种自然分布形成的自然生态,其深远影响现在还没有充分评估。

2、资源的浪费:如此巨大的物资挪移要占用大量的耕地,消耗大量的能源,在输送过程中,资源本身也有损耗,估且不去按货币价值计算其对经济的影响,只论那些不可再生的煤、油、气资源的消耗,也是十分惊人的。

3、使整个社会的支持系统越来越脆弱:随着这些宏伟的物资输送系统的建成,我们发现,整个社会越来越置于一种脆弱的支持系统之上,好像一个人的身躯越来越庞大,腿却只合并成一条,且越来越细一样,一旦这条仅有的腿断裂,这个人就轰然倒瘫。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一旦西电东输的主干网出现一段小距离的事故,就会有多少个城市陷入黑暗,多少家工厂停工,(这已不是想象,2008年中国南方的一场暴雪曾导致大范围的交通瘫痪,多个城市陷入黑暗!)一旦西气东输的主管道出现问题,沿线将有多个家庭无法开火做饭?一旦华北和长江流域同时发生旱灾,华北、华中产粮区同时告急,后果会多么的严重!

造成物资大挪移的原因

这种庞大的“物资的大挪移系统”实际上是因应不合理的产业布局和城市布局而被动产生的。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建立,在市场机制的自发调节下,形成了东南沿海密集的制造业聚集,以及主要大城市急剧膨胀的现象。产业在某一区域的高密度聚集确实有创造规模优势,降低成本的好处,但是,也会对原料、能源和交通运输造成巨大的压力。为顺应产业聚集的需要,国家被迫建起各种“物资大挪移系统”。人口聚集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超大型城市,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产业聚集的推动效果,进一步加重了对于基础资源的长途输送压力,在这些城市内部,也造成了诸如交通拥堵、房价高涨等城市病。

简言之,这种产业布局和城市布局是不合理的,因为它在片面追求以货币衡量的经济价值的同时,严重地破坏了自然资源的天然分布状态,使得国家被迫地改变这些基础资源的天然分布,所花费财力巨大,且会产生上面所说过的种种弊端,因此,有必要重新予以考虑。

合理的产业布局和城市布局的原则是在适当考虑经济效益的前提下,使产业和城市的分布与基础性自然资源的分布相适应。例如,北京的产业和人口自然应限制在其周边水系许可的供水量范围之内,不能先依靠引黄进京,再靠南水北调来推持这个城市的生存。

摆脱被动局面的方法

摆脱这种被动局面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变挪物为挪人!

简单地说,所谓产业聚集和城市膨胀实际上就是由于某些利益点的吸引,大批的人聚集在某一地域,而为了给这些高密集度聚集的人口提供生产和生活资料,国家被迫发展出“物资大挪移”的物资保障系统,一句话,为了不知什么原因而扎成一堆的人,被迫地建起庞大且有悖天然资源分布的物资供应与输送系统,为了人而在全国范围内挪动东西。

换一种思路也许就是另一种结局:如果人都不往北京聚集,也就不用“南水北调”了;如果人都不往东南沿海跑,也就不用“西电东送”了。

当然,这种思路遇到的第一质疑就是:人口往大城市聚集,产业向一个区域内聚集,是符合现代经济规律的客观事实,我们只能被动适应,你总不能停留在分散的自然经济状态吧?

这种质问其实没有道理,不错,人们爱往大城市跑,产业聚集起来有规模优势,都是客观现象,但如果说那就是必然的客观规律,则站不住脚了。因为导致这些人聚往一处的那个利益点完全是可以由人来主观控制的,比如深圳,就是眼睁睁地由人为的开放政策拉动新出现的城市,假使当时第一个开放试点地区放在珠海或福建泉州甚至放在吉林珲春,那么就不会在深圳出现这个大型城市,而是在别的地方了。

细想起来,形成产业布局和城市布局的诸要素中,没有什么是不可以通过人为干预而改变的,因为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在人的主观意志驱动下的结果。

我们再倒过来想一想,是挪人容易还是挪东西容易?当然是挪人容易,与其千里迢迢建一个南水北调工程,昼夜不停,日复一日地往北京送水,还不如把北京城里的人迁出来三分之二,那就用不着南水北调了,北京周围的自然水系的功能也就逐渐恢复了,人口、城市的分布与自然资源的天然分布相适应,才能实现真正的可持续的发展。

建议:将北京的“国字号”企业迁往外地

为进一步说明问题,这里不揣冒昧,提出一种方案,请相关专家学者和广大读者批评、讨论。我建议,将北京现有的由中央国资委直接管理的一百多家“国字号”的大型国有企业(如中石油、中石化、国家电网、中国移动)总部,全部迁出北京,迁到国内一百多个地区级城市去,每个城市放一个公司的总部,例如,可将中石油总部设在新疆克拉玛依或甘肃庆阳,国家电网总部放在湖北宜昌,具体迁移方案当然需要由专家进行专门的论证,总的原则既适应当地的资源条件,又有利于促进当地的经济发展。这样做的好处如下:

1、减轻了北京的人口和资源压力,这些企业总部外迁,将会带走一大批长期以围绕在这些企业总部周围做业务的中小企业乃至外资企业,带走大量的外来流动人口,这样就省得南水北调,省得再扩建进京的高速公路了。

2、促进迁入地的发展,这样的一个企业总部入住一个地区级的城市,短期之内会使那一个城市的GDP翻番,加上长期辐射效益,会促进中国区域经济的均衡发展,缓解“物资大挪移”的压力。

3、调整城市布局适应资源天然分布,使资源和生态环境重归自然。

按照上述思路,对那些已经造成“物资大挪移”的重要节点的人口产业,采取科学合理的疏导、迁移措施,会从总体上调整国家的产业布局和城市布局,提升经济可持续发展水平,减少资源浪费,在短期内还会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

在底下与朋友们讨论这些想法时,有朋友说,你这个建议太不现实,把央企迁出首都会弱化中央对这些企业的管理。我觉得这种担心完全多余的,各个省的省长都没在北京办公,而只是在各自的省会城市办公,也没弱化中央对各省的管理。

说到底,还是观念的问题,我们已经习惯了以挪物适应人的做法,一旦要改为挪人以适应物,还真有些不习惯。可是,中国有句俗话:树挪死,人挪活。我套用一下:挪物死,挪人活。什么意思?如果我们总是这样,顺着人们自发的性子,被动地挪动资源的话,早晚有一天会被压死、累死,而将那些自己会跑、会走的人,主动地挪到适合发展与资源匹配的区域和范围之内,整个国民经济才能长期、健康地存活下去。 

本文选自《休闲读品天下》2011年第一辑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