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休闲读品》网易博客

全新的人文地理杂志,提倡带着思想去旅行

 
 
 

日志

 
 

也说辛亥革命(七)——对辛亥革命的当代认识  

2011-10-27 09:48:48|  分类: 《天下》2011年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辛亥革命过去整整一百年了,在100年中,人们对辛亥革命的认识不断发生着各种各样的变化,那场革命作为历史已沉淀在那里不会变化了,是后来各种各样的人,出于各种不同立场和动机,对这场革命做出不同的解读,这些解读当然就互不相同,我们也是站在当下时刻,对这一历史事件发表自己的认识。

放在100年的时间长度上看问题,辛亥革命所取得的最大成就就是把中国沿袭了数千年之久的君主专制制度给废除了,代之共和制。但是,中国人只是在制度的符号层面上接受了共和制,并没有支撑这种制度真正按照民主共和的精神实际运行的现实力量。所以,任何稳定时期的政治统治和治理模式,都是在民主共和的制度符号下,采用当政者集权专制的实际手段,来维持国家机器的正常运转和社会稳定,这种状况又为一切后来的革命者提供了发动新革命的借口。

我们前面讲过,革命的本质在于“换人”,由优秀健康的人换下孱弱腐朽的人,从这个角度看,辛亥革命完成了这一使命,赶下去载沣和隆裕皇太后,换上袁世凯,但是不幸的是,新换上去的袁世凯虽然比较优秀,但还不是最优秀,不能够领导中国在和平的状况下,解决一切内政外交问题,反而重蹈载沣的覆辙:开历史的倒车,恢复帝制,结果又激起了新的革命(关于袁世凯之得失,本期另有专文论述,此处就不多赘言了)。

我们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内,特别是围绕着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所发表的相关研究著述中,呈现出的一种趋势,就是高度肯定这场革命的“低烈度”,如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勇教授就指出:“从大历史的角度观察,辛亥革命实在是对法国大革命的超越,这场革命不仅推翻了帝制,建立了共和,而且避免了一场内战。一场血腥,这是中国智慧的最高体现,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完胜,既合乎国际社会的期待,也合乎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

自历史事实的角度,笔者实在不敢苟同马勇教授的观点,因为自大历史角度看来,辛亥革命只是后来一连串中国革命的发端,直至1949年革命结束,其血腥和残酷程度远远超过了法国大革命。法国大革命也是个一连串的过程,如果仅就其开始处死路易十六国王那一点事儿的话,也是“低烈度”的革命,是后来雅各宾派的专政才将革命推上血腥的顶峰的。

但若从当代的现实要求来讲,我不得不承认,马勇教授的观点是符合现实政治需要的,而且是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告别革命”、肯定改良的思潮的延续。这是因为,当年的革命党已经成了执政党,现在的任务是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共同建立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而当年闹革命时形成的对革命的绝对肯定和热情讴歌的文化资源(这些资源中就包括对辛亥革命软弱性的批判,而不是对其“低烈度”赞扬),在今天的负面效应更大,它容易使得群众一遇见点儿不合理现象就想着用革命的手段解决问题,所以,逐渐消解淡化这种“革命崇拜”是任何革命党执政后需要做的工作,所以,李泽厚先生的“告别革命”、萧功秦先生的“告别政治浪漫主义”、马勇先生的“辛亥革命是中国智慧的最高体现、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完胜”,云云,从表面上看,是对旧的事件的新评价,而从实质上言,无非反映出和平时期人们力图以改良的手段解决一切社会矛盾和冲突的愿望,这一时期的人们都是理性的,都意识到革命所付代价的沉重,所以,力图避免革命的再度发生。

那么,新革命能否避免?又怎样可以避免?

这要从革命的真实原因讲起。

 

 

      

 本文选自休闲读品杂志社-2011年第三辑:也说辛亥革命

《休闲读品·天下》邮发代号:【52-282】

《休闲读品·天下》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xiuxiandupin

《休闲读品·天下》订刊电话:029-88395549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