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休闲读品》网易博客

全新的人文地理杂志,提倡带着思想去旅行

 
 
 

日志

 
 

云南大学张锦鹏教授论证茶纸古道的历史渊源  

2011-06-02 15:42:44|  分类: 《天下》2011年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赣闽“茶纸古道”史徵 - 休闲读品杂志社 - 《休闲读品·天下》网易官方博客

河口镇

       河口镇是江­西省铅山县的城关镇,位于铅山县北部,东与鹅湖镇为邻,北隔信?­与新滩乡相望,南部多丘陵,其余为冲积平原。河口镇是铅山河和信江­交汇处,古时此镇称“沙湾市”,因为河口的水运十分便利,从古时就是重要的码头。这张照片就是当年的一个渡口,现在水位下降,航运已经停止,唯有旧时的码头还在。

    河口镇根据自身特点,着力于打造山水园林城市,努力把河口建设成“两河抱三山,山水映新城,街区嵌明珠,绿地镶翡翠”的山水园林城市,但是,现在的河口镇的现实情况离这个目标还很远。

赣闽古道“分水关路”

       李副主编所言的“赣闽古道”,是指从江西铅山越武夷山到福建崇安的道路。这条道路在历史地理文献上叫“分水关路”,因此路穿越赣闽边界武夷山的分水岭而得名。道路走向是江西铅山——武夷山、分水岭——福建崇安——建阳——建瓯——福州。分水关是一个陆路关隘,在铅山县南几十里,为赣闽分水岭,是铅山通往福建八处关隘之一。明徐熥《度分水关》一诗云:“鸟道盘云际,停车怨陇头。封疆分异域,关路割双流。地尽辞闽峤,山穷见楚州。多情故乡水,呜咽为含愁。”似乎这是条荒蛮之路。而事实并非如此,它是福建?­由?­西通往中?­和内地的最重要的一条道路:“分水关路”从铅山向西,经今横峰、贵溪、鹰潭,北上南昌、九江­,可溯长江­达武汉,继续上溯西可挺进四川,北上汉江直抵襄樊,则接通历史上著名的“商山—武关”道,与汉唐行政中心长安连通;“分水关路”从铅山向东,?­今上饶、玉山、常山、衢州、建德、富阳,抵达南宋首都临安(今杭州)及长江三角洲地区。

     “分水关路”是最早开辟的中原入闽道路。史书记载,秦始皇派五路大军远征南越,其中有一支“余干之水”,可能就是走的这条道路,迂回岭南。汉武帝建元六年(前110年)闽越王兴兵南越,南越向汉求援。汉武帝派大行王恢从江西出发,大农韩安国从浙江出发,讨伐闽越王,遂开辟分水关路。明朝士大夫李鸿言:“汉武帝征闽越,由分水关入,而道路始通。”说的就是这件事。中原­入闽道路还有闽北的“枫岭关路”和闽南的“长汀路”,“枫岭关路”开辟于唐朝末年黄巢大军从浙东南下福建之时,“长汀路”大约开辟于魏晋时代,均晚于“分水关路”。

      从这三条古道利用情况来看,最受官方重视、对赣闽地区政治?­济文化影响最大的就是“分水关路”。原因有三:

      一是该条道路是一条水陆交合的道路。在交通设施建设还很不发达的古代,水路是最为便利和经济的运输系统,尤其是在大规模转运物资,水运较陆运的优势非常明显。《汉书》记载当时的闽越之地受高山限制,车道不通,人迹罕至,“天地所以隔外内也”,要入中原“必下岭水”,说明了当时赣闽交通多利用水道的情况。信江­是鄱阳湖的一条支流,古时叫作余干水,由上饶往西?­铅山、弋阳、贵溪、余干、到达鄱阳湖。换句话说,从铅山沿信江上溯,可方便地到达鄱阳湖,并与长江东西交通大动脉会合。从铅山入闽须·­越武夷大山,这里高耸着武夷山最高峰黄岗山(海拔2157米),而从分水岭顺两山峡谷穿行,则较为近捷和相对平坦,是理想的越山之途。进入闽北地界后,有水路顺崇阳溪、建溪、闽江­,经崇安、建阳、建瓯、南平境,直抵今福州。分水关打通,把原来各不相连的两条水路连接成为一条水陆交合道路。

      二是该条道路是中原­与福建地区联系的交通干道。“分水关路”北上南昌、九江,连通了通往中原地区的各条主干道,可以说,它是中原与福建中心腹地福州直接联系的要道。这条道路必然承载着中央王朝政治权力扩张与强化的使命,同时也承载着中原与福建地区经济文化联系的中枢神经的重大作用。西汉伐闽越王,开辟分水关路,上万大军逼进福建。虽然因水土不服、不擅丛林作战等因素损兵折将不少,但强大的武力震慑仍然达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闽越王被宗族所杀,将闽越王首级献给前去讨伐的大行王恢。两宋交替之时,北方领土沦陷于异族铁骑之下,大批中原人南逃入闽,通过“分水关路”入闽。更多的时候,“分水关路”是一条官道、一条商道,皇帝诰令和军机要件,通过这条官道飞马传入。福建、江­西各地的土特产品,通过这条道路车船转运,流向全国各地。

    三是该条道路把?­西、福建与?­浙地区密切联系起来。自唐宋以来,江浙地区就成为中国古代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其强大的经济辐射力,强有力地辐射和影响着全国各地。北宋首都东京(今开封)、明清首都北京,无不仰赖于江南地区各种物资的供给。唐宋以来,江­西、福建地区进入了经济发展的快车道,对外经济交流的驱动力也不断增强。“分水关路”作为浙江沟通江西、福建两地的重要孔道,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元、明、清时期,浙闽之间的驿道就是从杭州出发,经富阳、建德、衢州到达江西的信州(今上饶)、铅山,至福建崇安,达福州。最有意思的是,今天的上饶、铅山为元代信州路,不属于江西行省,却划归浙江行省,说明福建与浙江的联系,需通过信州,若将其划归江­西行省,就不便管理和控制了。

商品流通之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分水关路”作为一条重要的入闽道路,自然承载着商品和物资转运的重任:福建、?­西各地的土特产品,经由这条官道直达京城,作为土贡呈奉皇帝;福建、江西各地的手工业品和特色农产品,以及来自南海(中国古代泛指东南亚、南亚和阿?­伯地区)的海外舶来之奇珍异物,亦经­由这条古道,流向全国各地。

       蜿蜒盘旋的“分水关路”上,挑夫络绎不绝;灯火辉煌的信江­码头河口,大小船舶如织。全国各地的物资,便通过这条道路流入流出。有福建的茶叶、荔枝、纸、书籍,江­西的瓷器、茶、纸,四川的药材,徽州的墨,交趾的香药,阿?­伯的象牙……­等等,不一而论。当然,若论其运输的大宗商品,非茶叶莫属。

       众所周知,福建就是一个产茶之乡,自唐朝开饮茶之风尚,福建就以茶盛名。福建不仅产茶量大,而且出产许多名茶。唐代陆羽《茶经》载:“岭南,生福州、建州、韶州、象州……往往得之,其味极佳。”唐代福州就有名茶方山露牙、正黄茶等。唐宋时期,饮茶之风盛行,从皇帝到士大夫,无不以品茗为雅、以斗茶为乐。唐元和年间,宪宗皇帝诏福建方山院高僧怀恽麟德殿说法,皇帝赐茶,怀恽喝了一口,说:“此茶不及方山之佳”。怀恽和尚在皇帝面前这一做广告,效果当然很好,很快福建的方山露芽就名扬四海。唐朝末期,建州出产的茶异军突起,所谓“自建茶出,天下所产皆不复可数”。于是乎,官茶园、私茶园星罗棋布。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北苑茶。北苑,是建安东三十里凤凰山上的一片茶山,因此地出产的茶品质极佳,在北宋成为专供皇室享用的官茶园。周绛《茶苑总录》曰:“天下之茶建为最,建之北苑又为最。”为了区别与庶民饮用的茶,朝廷特地制作了龙凤模,派遣使臣到北苑监制团茶,役茶农精心采摘、制作,这就是最为著名的北苑龙凤团茶。北苑产的名茶不止龙凤团茶,有几十个品牌,每年都要推陈出新,出一些新品名茶。

       因福建茶大受欢迎,每年都要不少精品之茶作为上贡之物运送京城。有了“御用”的金字招牌,市场上对“建茶”的追捧更是不得了了,上流社会以“建茶”待客为贵,文人雅士以品“建茶”为雅,即便是品质一般的大路茶,也因沾了“建茶”两字,遂成为很受欢?­的消费品。有巨大的消费市场,再加上丘陵山地适宜种茶,福建的茶产量一直都很高。仅从有宋一朝看,北宋大观年间,单贡茶每年产20万斤,还有更多的茶是市场销售的。南宋初年,建茶岁额(每年计划生产量)89万斤,到乾道年间,岁额已突破百万大关了。

       建茶作为消费饮品,尤其是高档饮品,其主要消费地当然不是本地。北宋首都东京(今开封)、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明清首都北京是一国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人口有百万之众,皇宫贵族、士大夫云集,这些附风趋雅之流,建茶当然是他们品茗之首选。普通市民亦效仿这股时尚之风气,一时间,京城大街,茶肆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饮建茶之时尚,亦从京城向全国各地蔓延,成都、鄂州(今武汉)、建康(今南京)、苏州等大都会城市,也都有各类高档茶馆,经营建茶。

       红遍大江南北的福建茶,自然是主要通过“分水关路”运销往全国各地。唐末徐寅有《谢尚书惠腊面茶》诗:“武夷春暖月初圆,采摘新芽献地仙。飞鹊印成香腊片,啼猿溪走木兰船。金槽和碾沉香末,冰碗轻涵翠缕烟。”木兰船,是用木兰树制作的船,唐宋时代洞庭湖水系运输用的船多为木兰船,可推测当时福建茶从分水关出闽进入?­西境内,通过信水、鄱阳湖水、进入长?­水道。清代翰林院检讨朱彝尊有《分水关》一诗,诗云:“关门一道石参差,三户人家两戍旗。此去都篮休便弃,头纲正及贡茶时。”

       在这条道路上,除了建茶,还有一名茶,那就是?­西铅山的河红茶。铅山,是“分水关路”必经之地,该地因产铅而得名,但铅山之繁盛,则与“分水关路”关系紧密。铅山既是上分水关入闽必?­之地,也是经分水关出闽物资转水路运输的中转站。铅山县的河口镇,地处武夷山脉北麓信?­与铅山河交汇口,因铅、信两水交汇增强了信?­的航运能力,自河口以下可通大船,故河口成为“分水关路”的一个重要的水陆交通中转地,由“分水关路”出闽的物资多由此转船入水道运输。

       河口最初只是一个渡口,因江西、福建之间以及江西、福建与中原地区的经济文化交流不断增强,河口的商旅往来、商品物资转运也日益增多,河口也因此发展成为一个车马辐辏、商号云集的繁盛市镇。明朝万历年间的河口,已是“而百而千,成邑成者,舟车四出,货镪所兴,铅之重镇也”。至乾隆年间,河口的繁盛更上一层楼,“货聚八闽川广,语杂两浙淮扬,舟辑­夜泊,绕岸尽是灯辉”,可见其繁华之极致。当然,河口的繁华,不仅在于交通转运中转站之利,而且还在于精明的铅山人充分利用“分水关路”以茶叶转输为重之便利,做起了茶叶过境加工贸易生意。“河红茶”是铅山人创立的一个茶叶品牌,很受市场欢迎。当时,经河口加工或转销的茶叶,都打着“河红茶”的品牌,铅山“河红茶”盛极国内,还远销俄国和英国。直至清末五口通商后,因福建茶直接从福州出口,河口茶叶加工转销的优势逐渐消失,“河红茶”才走向衰落。

 

技术传播之道

       作为赣闽交通要道,“分水关路”路承载的,不仅仅是人员、商品物资等有形之物的流动,还承载着信息、技术、文化等无形之物的流动。中国传统手工制作技术,是中国古代人民知识与?­验的总结,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它的传播与扩散无不与交通道路有关。“分水关路”,就曾是一条竹纸生产工艺和技术的传播、扩散之路。

       众所周知,造纸术是中国四大发明之一,发明于西汉时期,当时的造纸原料是麻。到魏晋时代,出现了用树皮制造的皮纸,到唐代又出现了用竹作为原料制造的竹纸。在唐宋,产竹纸之地有浙江、江­西、福建,其中福建产量为最。从竹纸的生产的区域来看,这正是“分水关路”所连通的三个区域,可以推测这三个区域之间存在着竹纸技术工艺的交流与传播。

       唐宋之时,赣闽地区竹纸的产量已经很大了,但因未能解决竹纸容易腐蚀、脱落和被虫蛀的关键技术,竹纸只能用作普通印刷品的印刷纸张,印一些诸如《千字文》、《京本通俗小说》、《农桑辑要》、《家居必备》等通俗大众读物,并不用于印刷精品书籍,官府撰写公文也一般不用竹纸,因为福建地区曾经出现过用建纸(竹纸)写判书“狱讼未决而案牍已零落”的笑话。

       到明清时期,随着竹纸制造技术的改进,竹纸的质量大大提高,出现了一些有名的品牌,如连史纸、毛边纸、鼓连纸等等。连史纸一种用竹茎制造的传统手工纸,是竹纸中的上乘之品。其纸质洁白莹辉、细致绵密、平整柔韧,防虫耐热,永不褪色,素有“寿纸千年”之称,连史纸的主要出产地有江­西铅山、福建连城等地。当时连城的连史纸销路极佳,不胫而走;铅山的连史纸的盛名则历经­明、清、民国几个朝代,经久不衰。一些名贵典籍、字画、印谱、拓本等多采用铅山连史纸书写和印刷。据铅山县博物馆89岁滕振坤老馆长的考证,连史纸的制作技艺肇始于明代嘉靖年间崇祯年的一百年间,最初出现于江­西铅山,明崇祯之前传入光泽和邵武一带,后向西传入福建连城。连史纸生产工艺的传播扩散的路径,也再次证明了“分水关路”在古代造纸手工业技术传播与扩散中的起到重要作用。

       本文选自《休闲读品天下》2011年第一辑《赣闽“茶纸古道”史徽》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