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休闲读品》网易博客

全新的人文地理杂志,提倡带着思想去旅行

 
 
 

日志

 
 

中关村发展的得与失  

2011-05-26 10:18:20|  分类: 《天下》2011年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不觉,旅京已有五十五个年头了,巧合的是,头十年就住在中关村内,之后虽说搬出了村,却也没走多远,后二十年竟然鬼使神差地又回到了这一带,算是住在村边边上。因此,几乎是零距离亲眼所见它所经历的种种变化,从青涩到辉煌。

二十多年以前设立的“北京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和十多年以前设立的“中关村科技园区”以及二年前设立的“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迄今已获得了迅速扩张膨胀,区内企业已有2万家,总收入逾9000亿元,近年又有1万多“海归”慕名来此创业。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在此得到了充分的应验。

2

当原生态的土壤、植被和人文景观一点不剩地被城市化全部覆盖以后,人们顿时觉得遗忘了一点什么,而且要赶紧想起来,不然就会对不住后人。

为使人们不至于完全遗忘昔日中关村的准确方位,近年经各方人士回忆考证,于北大东墙外、中关园西南角、中科院(京区)西北角的地方铸石立碑,浑厚与庄重的碑体上只刻了三个字:中关村。川流不息的人们路过此处时,不见得会看它一眼,只有个别老人路过此处时会驻足片刻,透过这块标石仿佛感受到脚下的中关村大街是一条历史的长廊。在长廊的那头,似乎隐约可见那低矮的村社和落寞荒野。

同如今园区多、分布广的广义中关村相比,狭义或纯粹的中关村地方很小。上述这座地标性碑石应是其基点。据说早先这里是荒地、坟场和菜园,仅有几户人家,后因有太监墓,有人称其为“中官坟”,近旁几户人家就顺便称之为“中官村”了,后演化为中关村。也有人说此名是更晚些时候中科院(京区)的筹建人员至此后才会商、定下并见诸于报端的。

3

得益于这里的区位价值,此地以及周边一带,靠近京城西北昔日的“皇家御道”,玉泉山的水经此运进城里,每逢夏季,皇上与随从们经此至颐和园避暑、办公。故自古交通位置有利,且土地平坦、地价便宜。近百年来相继有清华大学(清华园)、燕京大学(燕园)等环其周边设立;上世纪中叶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时,又有北京大学从城内的红楼迁入燕园;还有原中央研究院一批科研人员由南京迁来,中科院(京区)征用最大一片土地筹建数十家国家级研究所,每所聘用数十至数百名研究人员不等。这在当时百业待兴、财力吃紧时,已经算是发展科学的大手笔了。

4

这时的中关村,已由昔日的鲜为人知而迅速地扩大着影响,在五十年代中期已是小有名气,实现了虽然简陋却也实用的城市化,村内第一大户中科院(京区)按规划建成了科研区、生活区和多条柏油路。村域范围扩展至西抵海淀古镇、南至黄庄、北至蓝旗营、东临京张铁路,与五道口(八大学院)隔路相望。

从城市布局及功能上来看,这时的中关村已成为首都北京在西北郊外的一个重要组团,用

当时苏联的时尚用语来说是一座专注科研功能的卫星城。

5

既然有了这么一些现代的风采,则由此进京的“皇家御道”上,不可再依赖马车,而黄包车又被取消了,只能从当时社会主义阵营制造业最发达的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购入几辆“斯柯达”牌大轿车,所动用的那一笔外汇据说还是国家特批的。因为当时外汇极其短缺,这么大一个国家,花销那么大,外汇却少得不可思议,全国外汇储备也就是相当于现今(20102.85万亿美元)的万分之一或许还不到。

同如今我国批量出口的大轿车相比,斯柯达难以相比,不过在那时它看上去真是漂亮无比,但却不是为中关村所专用,而是邻近的机关、高校还有颐和园京区所共用。名为32路的公共汽车在中关村只树了一块小小的站牌,立在黄庄邮局东侧、中关村西缘的排水沟边,中关村只是中途站而已。有时也有一、二辆车跑区间,到中关村为止,这算是对中关村给足了面子,抑或是一点儿照顾。要不是为了它有国际影响,能够特批外汇到国外去买车吗!

这趟唯一的公共汽车,虽然对中关村有所照顾,但末班车也只能推迟至晚八时,过此一分都不等,只能连夜赶路。那时可不像现在,整条白颐路(现今中关村大街)都是灯火辉煌,而是漆黑一片,难见行人。幸亏那时的治安真是出奇的好,不然谁敢摸黑走夜路那么长。那时的害怕仅仅是心理上的,没有人会侵犯你,连小偷也会恪守底线。

6

如今的中关村大街尽管已拓宽多次,甚至于不惜自断财源,将电子一条街拆了,宽阔的大街上,公交车由一条线增至近二十条,但还是拥堵不堪,成为北京“首堵”的一条主干道。2007年前后,以港资为主的京港公司在此建地铁,2009年通车后在中关村大街设立了多座地铁出入口,人性化的建筑,斜跨着的窗户,与临街高楼大厦风格迥异,让人过目不忘,以便在眼花缭乱的中关村一眼就发现其出入口。

人们原先都对这条全国最长、且用高科技装备的地铁寄予厚望,以为它通车后定会使中关村的“人堵车堵”的状况彻底改观。故在地下开挖时工程推迟一年,人们毫无怨言又耐心等了一年。但地铁通车后却发现中关村堵车依旧,原因是这两年出现“井喷式”购车狂热,白领们以开私家车上班为荣,有些来京打工者也凑合买一辆二手车挤入拥堵的车队,不少人或许是将私家车看成是市民地位的象征,而将以车代步反倒是放在其次了。这或许就是一种时尚吧。于是,从2011年起,市里又规定了限行、外地进京限时等新办法。越堵越要治堵,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7

既然主要是中关村科技园区所在地,其他的一切多是搭乘这辆顺风车而来,主要为它服务的。那么园区建设、乃至城市布局均应体现上述特色,可惜这方面做得不太够。究其原因,一是土地紧缺,二是规划思路上的不足,导致布局杂乱。

为疏解用地问题,海淀区曾做断臂之举,将位于中关村以西、史上有不少文人墨客光顾的海淀古镇完全拆毁,存载着一些历史文化积淀的街市以及宏伟的区委、区政府大厦,都被拆得片瓦不留,那叫一个可惜,为的只是给设计师留出一个完整的空间,打造在当时被称为非常现代化、国际化的中关村西区。西区于2006年落成,成为以金融服务和电子市场主要载体,以直接为高新企业服务为主要功能。这里的建筑与布局及其功能发挥,看上去还算是成功的。

然而,作为中关村交通主轴和门面的中关村大街及两侧一带,布局看上去太乱,代表不同年代的建筑,见缝插针般、紧凑地呆在一起,显出很不协调,其高层建筑的布局,还对稍远些的颐和园佛香阁、万寿山等核心景区构成视觉干扰。

中关村西区的最高建筑37层,富于曲线美,婀娜多姿。然而它出现于佛香阁、万寿山的视野就不是太好。幸而其周边的一些大院(如中直、北大、西苑医院等)坚持数十年自律,才给作为世界遗产的颐和园佛香阁、万寿山景区基本保留了优雅的景观视野。

由于区域开发强度太大,发展速度过快,促使海淀区南部(含中关村科技园区南部)的开发和布局在整体上处于无序状态,难以见到科技园区所应有的韵味和景象。

况且,再谈到科技园区的整体功能,八十年代媒体热议中关村是“中国硅谷”时,实际上它并非硅谷,只是繁华的进口电子产品一条街而已。而当现今媒体很少再用此种溢美之词时,它倒是渐渐地有了一些硅谷的内涵,不过它的实体并不在狭义的中关村,因为这里已经无地可用,无安静可言。

8

沿着中关村大街北行五公里多一点,有一个叫上地的小村,它有着比周边村落高出一些的大片旱地,并因此称之为上地。同它刚出名时人们误以为的上帝没关系,那怕是传说中也没有,当地一位老者说,我们这里就是地块高一些、平整一些而已,别的没什么。倒是周边一些村子,如正白旗、厢红旗、西二旗、三旗等等,似乎个个都同清朝皇室和八旗子弟有不解之缘。正当上地村的村民们继续过着世代耕作、以求温饱的日子时,有人看中了这块略显高又较平整的地块,这里在世纪之交的数年里就高调建设成为“上地信息产业基地”,成为中关村科技园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布局还算合理,依地块形状由南至北整齐分布,如联想、甲骨文、软件园等知名企业或企业聚集之地有序地分列于此。

没有想到那么快,上地基地的开发也饱和了,提前至2005100%完成开发。在此之前二年,笔者搭车路过时,还曾见到有个别地块空着,其中有一片完整的苹果园很显眼。当时就想,无论用地多么紧,这片果园可能会保留下来,毕竟这是新崛起的高技术产业基地,近旁有大片翠绿的果园相伴相衬,这种搭配多少带有一些诗意,何况世界上那个最早在加州出现的硅谷,也是同果园连在一起的。

可惜后来上地的果园并未留下,被征用作了绿地。因为周边全都城市化了,地价年年涨,果农也无心打理,园子渐渐地有些荒芜,最后还是卖掉了。

9

鉴于上地也开发殆尽,只有继续向北,到望儿山的后方去再寻找土地。望儿山顾名思义应当是佘太君与杨六郎母子俩的地界,山头不高,形势却险要。巍巍太行山,蜿蜒千里,突入北京平原,这是最东处,传说这里就是当年佘太君登高远眺、擂鼓激励杨六郎与辽兵征战之地。2006年设海淀新区时,以山北作为中关村科技园区的主要发展区。

好在这里虽然紧靠西山一带,山前冲积扇一个接一个发育,但土地还算是平整,更为难得的是,原有居民不算多,虽然他们世代耕种的稻田,所产稻米小有名气,并曾是“贡米”之地,但也只好忍痛割爱了。

望儿山以北的大片土地,经规划之后,正巧弥补了中关村园区土地资源的极度紧缺,为日益拥挤、喧闹、缺少园区氛围的中关村“减负”。至2009年,在永丰产业基地、北清路、生命科技园、软件园孵化器路一带,可以见到生长茂盛的绿地与片林,且“林相”优雅,一幢幢低层建筑点缀其间,一批批有学位的人(含海归)来此,或亦研亦工,或从研发到产业化。这样一来,才显出一些科技园区在架构和布局上所应有的景观与韵味,也算是对中关村大街一带无序发展的一点弥补吧。

所以,如果您到北京,愿意尝试做一次科技游,或者有事到了中关村,不妨再到上地特别是望儿山以北的永丰基地、北清路一带去游览一下,体会一下它们在科技园区立意、布局诸方面的异同,权当作为消遣。

10

作为早期就入主中关村的人,如今回头看它的发展历程,或许会想,当初要是有高水准的规划多好,就不至于显得如此拥挤和零乱,不至于像一座普通的城市那样,塞满了各式各样的建筑,科技园区应有的景观和韵味难以一目了然。

虽然说它的发展经历了曲折的历程,数十年后,“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内涵渐渐显露出来。至2010年,中关村示范园区总收入占全国高新区的1/6,高新企业集群的布局也开始在中关村的各延伸区域体现出来,并开始做到“有序”,就像是在西区、上地、永丰基地等地方所见到的那样。

还有,对什么地方的发展都不能加以理想化、神化,八十年代说它是中国的“硅谷”,早说了将近三十年。迄今人们不太喜欢再说这些套话,它倒是真有些硅谷的实力了。这就同中关村股票一样,有一度人们将其神化,对它期望值过高,却给不少人带来不小的损失。

       本文选自《休闲读品·天下》2011年第一辑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