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休闲读品》网易博客

全新的人文地理杂志,提倡带着思想去旅行

 
 
 

日志

 
 

解密澶渊之盟(一)——弱国无外交  

2010-11-23 14:41:48|  分类: 《天下》2010年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密澶渊之盟

众口一词,铁证如山?

1004年(北宋景德元年),北宋与辽在澶州(今河南濮阳)发生了一场战争,这场战争以一项条约结束,即“澶渊之盟”。关于这一事件,各种史书的记载几乎完全一致:

1982年6月人民教育出版社第1版初级中学《中国历史》课本(第2册)第58页这样叙述:

“1004年秋,辽统治者大举进攻北宋。辽军直逼黄河岸边的澶州城下,威胁宋的都城。边城急报,一夜五次传到东京。宋真宗慌忙向群臣问计。一些大臣主张逃跑。宰相寇准主张坚决抵抗,要求皇帝亲征。宋真宗勉强到了澶州城南,又有人煽动他逃跑。寇准说:只可前进,不能后退!如果后退几步,军心就会瓦解。后来,在寇准等人的催促下,宋真宗才渡河到达澶州北城。辽军几千人逼近城下,宋军英勇出击,把他们杀死和俘虏了一大半。

北宋统治者无心抵抗,宋辽进行了议和活动。结果,北宋接受了屈辱的条件,答应送给辽“岁币”银十万两、绢二十万匹。辽军撤走。这就是历史上的‘澶渊之盟’。”

现在的大学历史课本(高等院校文科教材),福建人民出版社2004年7月第一版的《中国古代史(下册)》第26页中这样叙述:

“契丹统和二十二年(1004年,北宋景德元年)九月,辽圣宗、萧太后率20万军队大举南下,遭到沿途北宋军民的抵抗,只攻下少数城池,但因为北宋政府没有统一的部署和指挥,各城孤军作战,于是契丹乘虚深入,一直打到黄河北岸的澶州附近。消息传到开封,朝廷惊慌失措,参知政事王钦若是江南人,主张迁都金陵,签署枢密院事陈尧叟是四川人,主张迁都成都。宰相寇准坚决主张抵抗,并力劝宋真宗亲征。当宋真宗和寇准一行同往澶州途中时,契丹大将萧挞览在前线被宋军的床子弩射死,契丹士气大挫,加上孤军深入,开始有议和之意。

宋真宗抵达澶州后,虽鼓舞了宋朝军队的士气,但他急于议和,于是与辽朝签订了屈辱的‘澶渊之盟’。合约规定:宋辽约为兄弟之国,两国以白沟河为界,宋岁输辽银10万两、绢20万匹,称为‘岁币’。”

关于这件事情的记载,几乎所有的各种类型的历史教科书,叙述均如此类。众口一词,可谓是板上钉钉,铁证如山。然而,事实果真如此吗?

疑点丛生,铁案不铁!

书不能多读,读多了就“糊涂”了,比如“澶渊之盟”这件事,相关的书稍微多读一点儿,我脑袋里就会“犯糊涂”。

首先,作为一个皇帝,宋真宗怎么能这么软弱,竟然要一个大臣逼着去亲征打仗?其次,宋朝明明是打胜了,为什么还要和谈?进而出现了另一个历史问题:宋朝是一个富国,科技那么发达,国力那么强大,为何竟有如此软弱的外交?

本来为解决老问题而继续读书,但却发现新的问题又不断丛生。

第一,根据原始资料记载,公元1004年宋真宗去澶州并不是第一次亲征。早在公元999年(宋真宗咸平二年)九月,萧太后母子入侵中原时,宋真宗就亲征陈桥、澶州等地,与辽有裴村(河北河间县西南)之战,并取得了胜利。澶州之战是他第二次亲征,据《续资治通鉴长编》(下文简称《长编》)卷55资料显示,事实是当宋真宗决定要亲征时,大将李继隆和王显都阻止其亲征,他们关心的不是打还是不打,而是由谁带领军队出征,当时满朝文武并不看好亲征,连老臣毕士安都称病在家不肯随驾北征。但宋真宗面对疑虑,回答说:现在天下大乱,作为皇帝,我不能以德服天下,又不能以威治理天下,宋辽战役使边防老百姓惨遭杀害、骨肉分离,作为皇帝,就是老百姓的父母,怎么能安心呢?所以我必须去亲征。可见,这次去澶州是宋真宗自己力排众议亲自去的,并非寇准等人逼去的。那为什么又有寇准逼去亲征这一说法呢?

第二,宋真宗在澶渊之盟前的几场仗都打赢了,那为什么还要议和呢?

第三,寇准确实是澶渊之盟中的主战派,但他并没有像教科书里写的那样逼着宋真宗去亲征,是人家宋真宗自己要去亲征的。顺便说一句,寇准也并非评书《杨家将》中所渲染的那样,是位廉洁的清官。

第四,王钦若不是投降派。在澶渊之盟前,王钦若刚刚被派任判天雄军府兼都部署、提举河北转运使,并保留参知政事头衔,驻跸大名府。《长编》记载他与部下孙全照积极部署保卫大名府,顽强抵抗辽军进攻,尤其部下孙全照所训练的弓弩手能用火箭射穿铁甲,使埋伏的辽军损失惨重。因为他身在前线,深知辽军进攻激烈,所以当朝廷派出的求和使者曹利用抵达大名府时,他认为辽军并无求和的诚意,不可冒然前行,于是扣留了曹利用。这么英勇抵抗的大臣怎么就成为历史上的投降派了呢?

现在看来,铁案不铁,裂缝累累,我糊涂了。

书读糊涂了怎么办?

两种办法:一种是继续读,弄清楚;第二种就是不读了。

我选择的第一个办法,硬着头皮继续读下去。

天下是谁的?

要想弄清楚宋朝那些事儿,得先从“燕云十六州”说起。

天下是谁的?谁打下来就是谁的。

一个地方属于谁的?谁占领着就属于谁的。

这是《国际法》的规矩。

翻开一本德国法学教科书,法律出版社2002年汉译出版的《国际法》第258页,其中“国家领土的取得与丧失”的法律解释中就有通过强占获取领土这一条:“通过强占方式获得领土之前提条件是占有领土以及实行强占行为的国家对该地区有实施有效统治的意志(意图和意志进行统治以及事实上权威统治的表现)。只有在原主权国放弃或者属于‘无主区域’的情况下,占领才产生法律效率。”也就是说只要占领了该领土并有效统治它,而且原主权国没能力抵抗外国强占、放弃主权要求的情况下就是合法的了。由此看来,从古至今,关于国家领土归属的实质基本相同,就是谁强大有能耐占有,那领土就是谁的。

但总会有人不服气,总想着那块地方应是他的。

也对,谁心里想着这地方,这地方就是谁的,谁想着天下,天下也就是谁的!

例如日本“北方四岛”的所属权,俄国、日本都说是他的,但现在是俄国的!日本的“北方四岛”(色丹、齿舞、择捉、国后),因为紧靠著名的北海道渔场,经济和地缘战略意义都很重要。1875年,日俄签署条约,“北方四岛”全归日本。但在二战中苏联打赢了日本,于是苏美在1945年2月的雅尔塔会议上达成默契:“北方四岛”归属苏联。当时日本作为战败国,也只好默认,但随着日本经济的发展强大了,他又站出来说这在历史上应该是属于我们日本的,但俄国人认为他现在占领着就是他们的。

可见,天下本无主,谁占领就是谁的,谁惦记着就是谁的。

那么燕云十六州是谁的?

北宋时的燕云十六州就是今天北京、天津以及山西、河北北部的十六个州。关于它悠远的历史起源这里就不讲了,光从唐代讲起。唐末,群雄纷争,形成了“梁唐晋汉周”五代和“前蜀、后蜀、吴、南唐、吴越、闽、楚、南汉、南平(荆南)和北汉”十国的历史格局。燕云十六州本来是唐朝的,唐末动乱,数易其主,后来落到后唐庄宗沙陀人李存勖之手。后唐末,节度使石敬瑭想造反自立,为破后唐,以此地为代价许给辽国,并甘愿做辽的“儿皇帝”。辽国皇帝耶律德光大喜,率骑兵5万,援助石敬瑭。这时,另一方也向辽许以厚利,这个人就是后唐派出来平叛石敬瑭的节度使赵德钧,他也以大量金帛送给耶律德光,请求立自己为皇帝。他开出的价码是:自己率兵攻占洛阳,与契丹约为兄弟之国,答应让石敬瑭常镇河东。石敬瑭获此消息立即派部下桑维翰连夜赶到契丹军营,跪在耶律德光帐前,从早到晚不停地哭哭啼啼,以阻止耶律德光答应赵德钧的请求。当然,石敬瑭的价码要比赵德钧的丰厚多了,当“爹”总比当“哥”有面子。于是,耶律德光仍旧对石敬瑭维持原承诺。但石敬瑭这个“儿皇帝”并不好当,看尽人家脸色,当他的侄儿石重贵上位后表示不想再对辽叫“爹”时,辽就在公元947年(后晋天福十二年)一举灭了后晋。

灭了后晋,耶律德光就占领了后来宋的都城开封(当时称大梁),并在开封穿汉服、登正殿,接受百官朝贺,改国号为大辽,年号为大同,寄予汉族和契丹同天下的理想。有趣的是,作为胜利者的耶律德光还故意将废掉的后晋帝封为“负义侯”,这个官职,除了讽刺并没有任何意义。正当耶律德光雄心勃勃地想统一中原的时候,中原各地烽烟四起,驱逐契丹的民众暴动此起彼伏,他自己也因中暑被迫北返,在途中不幸病死在栾城(今河北栾城)的杀胡林。在病死之前他还念叨着:“只要再给我一年的时间,太平不难指掌而致。”

连都城开封都曾被契丹人占领,燕云十六州何谈割出去?是人家契丹打胜了占领的。

后来汉人的士大夫、史学家都说石敬瑭把原本属于汉人的领土割给了契丹族的辽国,其实这“燕云十六州”本来也不在汉人手里,而是在沙陀人手里,是宋朝的汉人自己没本事打回来,人家辽国占领了。这是给自己没本事找的托辞。如国际法所说,真正的领土所属就是:谁占领着就是谁的。

别忘了,我们上面还说过一句话:“天下是谁的?谁心里惦记着就是谁的。”一切以统一天下为己任的汉人皇帝都认为燕云十六州是自己的,都在心里惦记着这块土地。故后周世宗率部北伐47天夺回瀛、莫二州,北宋太祖、太宗先后发动过数次对辽的战争,争夺这一地区。

宋太祖赵匡胤采用的是“先南后北、先易后难”的统一策略。他先后灭了荆湘、后蜀、南汉、南唐等地。他在统一南方的同时,并未放松对北方的统一,他曾先后三次北伐攻打北汉,但因有辽的支援,都没有成功,就连宋太祖自己也在最后一次北伐后不久突然病逝。

宋太祖赵匡胤去世后,他的弟弟赵光义即位。他一举打下了北汉,乘胜追击,企图收回燕云十六州地区,对辽发动两次进攻,其中以高梁河和岐沟关战役最为著名,但都惨遭失败。宋太宗自己也在第一次进攻的高梁河战役中身负箭伤,最后不得已骑驴逃跑,才捡回一条性命。而大家熟知的著名将领杨业也就是在第二次北伐的岐沟关大战中被俘,绝食而死的。

从此之后,宋辽两国的边界也就维持在现在的海河、大清河、白洋淀一线,此线以北是辽国土地,以南属于大宋管辖。现在天津的红桥区、河北区、河东区是大辽的边关,南开区、和平区、河西区是大宋的阵地。

对于宋、辽,燕云十六州都是至关重要的地理位置。宋失去燕云地区,相当于中原失去屏障,在平原设防,无险可守。当然对于辽同样重要,燕云十六州已是自己的领土,被宋占去两州,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于是宋、辽两国同为此“失地”引发了数次战争。

宋真宗咸平元年(公元998年)宋真宗即位。辽国也学宋太宗故事,趁宋朝国疑子弱先发制人,乘宋真宗刚刚登基不久,于公元999年闰九月发兵攻宋。但刚刚登基的宋真宗也没有惧怕辽兵,他首次亲征便有裴村之战,并将战线维持在宋太宗时期的边防线上,此后战事未停,直至澶州之战。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