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休闲读品》网易博客

全新的人文地理杂志,提倡带着思想去旅行

 
 
 

日志

 
 

书院,中国思想能飞多高?(二)——朱熹与书院  

2010-11-16 14:51:38|  分类: 《天下》2010年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熹与书院

朱熹是福建人,据说还在他四岁时,父亲教他学说话,指着头上的天空说:“这叫天”,小朱熹接着问了一句:“天之上是何物事?”,让其父大为惊奇。朱熹后来自述说他从小就为“天地四边之外,是什么物事”而烦恼,听到别人说“四方无边”,他就思量:“不会吧,四方走到头总得有个边吧,就象一堵墙壁一样,而那四方之边,即墙壁后面,也应该有着什么人们现在不知道的东西。”这种对自然界的好奇与疑问持续了他的终身。在后人整理的他的著作汇编《朱子语类》中,探讨过天地的起源问题,他知道月亮的光亮是来自太阳的反射、本身不发光;还推测有些星星的光芒和月亮一样,是来自太阳,但也有些星星自身就能发光。他和陆九渊讨论过月亮盈亏与潮汐的关系。他根据大地山峦像波浪一样的形状推测当年的大地曾是汪洋大海。他还转述了唐太宗率军北征时,在极北之地见到的“白夜”现象。他熟悉当时的天文、历法知识,对于如何提高历法的准确性提过具体的方案。他还知道蜜蜂和蚂蚁是有“君臣统治”社会性动物,讨论过虹形成的原理主要是太阳光在水气中的折射……等等。总之,如果按现代自然科学的分科原则来看,他广泛地涉猎过天文学、地理学、生物学、医学等诸多学科,尽管涉猎不深,但也留下了弥足珍贵的文献。所以,当今之治中国科学技术史者,无不承认朱熹在中国科技史上拥有一席之地。英国科技史大家李约瑟在其巨著《中国科学技术史》中,对朱熹评价颇高,中国科学院科技史研究所近年集体编著的权威著作《中国古代科学技术史(通史卷)》中给朱熹也专门列出一节。

朱熹长大后酷爱读书,已经到了成癖的程度,他很聪明,十九岁就考中了进士,而且据他本人说是基本没认真准备,只是从平时涉猎的佛家书里借了些句子,使那些看惯儒家经典又不太了解佛学的考官们觉得他高深莫测,所以考中的。此后,无论他是在家闲居,还是出外当官,都以兴办书院为职志。在家闲居时,他自称自己的书斋为“某某精舍”(如“武夷精舍”,“精舍”是古代书院的别名),少招几个同道、徒弟来听他讲学;一旦当官,便利用手中的权力,在当地修建较大规模的书院,广聚生徒同道,设坛讲学,争辩论道,多时竟达成百上千人。白鹿洞书院就是他当南康军知军(今江西九江县)时修建的。无论是宋朝当时,还是现在,那几所最有名气的书院,什么“天下四大书院”或“江西四大书院”,几乎一多半是因朱熹而得名的,如湖南的岳麓书院,江西的白鹿洞书院,白鹭洲书院等等,可以说,没有朱熹,就没有那些书院。

朱熹在书院里干什么呢?

讲学!

讲什么内容呢?

主要是对儒家经典如《论语》、《孟子》、《周易》、《礼记》等和北宋时知名学者程颐、程颢、张载、周敦颐等人学说的理解与发挥。

讲学的目的是什么呢?

使人成为“圣贤”,即一个有道德的君子。朱熹和几乎当所有的中国文化人都认为,读书、做学问的目的是为了培养人的道德水平,如陆九渊就说:做学问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做个堂堂正正的人。朱熹将《礼记》中的一段文字摘出来,编辑一个单行本、命名为《大学》,这就是后来影响中国近千年的《四书》之首的文献。朱熹多次建议人们要读儒学,必先从《大学》入手,因为这篇文章开宗明义地说明了学习的目的:“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做高级学问的目的,就是弄明白是非善恶的道德标准,培养对人民群众的感情,逐步使自己达到至善的境界,他所说的“格物致知”也是道德修养的含义,所谓“格物”,就是认识是非标准;“致知”,就是能按正确的道德标准行事。他多次说过:所谓“真知”就是“真善”,即真的好人好事。

朱熹讲学的方法主要是讨论,大体上是由他讲上一段儒家经典,再由门人弟子提出问题,他做解答。有时,他去拜访别的有名气的学者或邀请别人来访,这种讨论规模就更大了,最著名的就是他与吕祖谦、陆九龄、陆九渊在江西鹅湖寺进行的讨论,史称“鹅湖之会”。

在书院里没有什么正规的课程设置和课时、学期等方面的规定。朱熹是做实职官员时创办书院的,他是兼职的山长,主要工作还是理政,所以,到书院来的时间是不确定的,有时间来了多呆一会儿,没时间来了少呆一会儿。讲的内容也不成系统,完全依他当时的思维兴奋点而定。就是担任那种只领俸禄不干活的虚职“奉祠官”时,在他创办的称为“精舍”的书院中,他也把相当大的一部分时间放在读书和写作上,在“精舍”的讲学中,仍然保持着这种自由随意的风格。正是这种自由散漫的状态,才带来了他学术研究的水准和质量,因为几乎完全是出自兴趣有感而发,没有形式化的东西,所以,讨论才真切而深刻。可以说,在书院的学术生活中,朱熹和他那一时代的学者,享受了充分的学术自由和思想自由,他们所讨论的问题已经达到了他们思想水平的最高点,但也唯其如此,我们也能看到他们思想的最终边界在哪里。思想比如是一只鸟,关在笼子里,不管这笼子有多大,你始终不知道它能飞多高,它自己也很委屈。现在把它放在书院这个自由的天空中,再没有了任何外在的限制,想飞多高就飞多高,那也就能知道,它到底能飞多高了。影响它飞行高度的就不再是外部环境,而只是它自身的能力了。

在书院里讨论学术问题、做学问是为了修炼高尚的道德人格、充分的学术思想自由,等等这些,正是今天一些知识分子向往书院的地方,他们觉得如果能把这些好处移植到今天的大学中,那就能办出真正优秀的大学了。

然而,事情真是这样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