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休闲读品》网易博客

全新的人文地理杂志,提倡带着思想去旅行

 
 
 

日志

 
 

辛弃疾、陈亮往来词今译  

2010-11-12 09:13:07|  分类: 《天下》2010年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篇文章,将辛弃疾与陈亮的词译成了现代文,译文通俗易懂又不乏文化意蕴,很完美的用现代语言表达出来一种如今近乎绝迹的古典的崇高的情感。在技法上,不拘泥于一字一词对应的翻译,而是从整体意境出发,进行了再创作。两者对比阅读,颇有意味。

辛弃疾与陈亮的五首往来应答之词写得十分精彩,情真意切,荡气回肠,只是用典略多,稍显古涩难懂。笔者极爱读这些词,虽然正文中已全部引述,但恐有些对古体诗词不太了解的读者一时难解其意。所以,不惜篇幅,试以现代白话诗歌的形式将这五首词一一译出,以供读者参考。本译纯用意译,以表达意境为宗旨,对于具体章句及典故不做详解,如有好之深者,可以参考《唐宋词鉴赏词典(南宋卷)》,里面注释得较为清楚,不过有些解释与本译并不一致。诗无达诂,那些更为细致的学术性探讨在下愿意通过本刊信箱与同道进一步交流。

1、辛弃疾寄陈亮词:《贺新郎》

把酒长亭说。看渊明、风流酷似,卧龙诸葛。何处飞来林间鹊,蹙踏松梢残雪。要破帽、多添华发。剩水残山无态度,被疏、梅料理成风月。两三雁,也萧瑟。

佳人重约还轻别。怅清江、天寒不渡,水深冰合。路断车轮生四角,此地行人销骨。问谁使、君来愁绝?铸就而今相思错,料当初、费尽人间铁。长夜笛,莫吹裂。

 

今译:

昨日已经过去

好像就在眼前

长亭把酒

你一袭布衣

仿佛荷锄而归的陶潜

胸中却燃烧着卧龙诸葛整顿天下的烈焰

 

还嫌我们不够苍老吗?

林间的鸦鹊也来凑趣

踏落松梢残雪

让我们的破帽也如长出白发

 

守着江南这一小片残山剩水

那些可笑的人们

对着几株疏梅呤赏风月

不,我们的祖国比这壮丽多了

让高飞的大雁告诉他们:

北方是多么的辽阔!

 

你重守然诺,如约而来

又轻视离别,说走就走

直到现在,站在冰冷的江水面前,

我才相信,昨日已不会重来

你知道吗?兄弟

我策马一天,才追到这里

直到雪深路断

车轮也像磨成了方块一样 寸步难行

冷啊!彻骨的冷啊!

 

是什么使我如此悲伤?

是对兄弟你的思念,

我悔呀,悔不当初轻易让你归去

这悔恨如铁样沉重

那悲怆的长笛彻夜不停

仿佛要把我的胸膛吹裂

 

2、陈亮答辛弃疾词之一:贺新郎

老去凭谁说?看几番、神奇臭腐,夏裘冬葛。父老长安今余几?后死无仇可雪。犹未燥、当时生发!二十五弦多少恨,算世间、那有平分月!胡妇弄,汉宫瑟。

树犹如此堪重别。只使君、从来与我,话头多合。行矣置之无足问,谁换妍皮痴骨?但莫使、伯牙弦绝!九转丹砂牢拾取,管精金、只是寻常铁。龙共虎,应声裂。

 

今译:

人老了,

找谁说理去!

看世间,又是一番颠倒黑白:

说什么:“从长计议,慢慢准备,

总有一天我们会收复故土!”

 

睁开眼睛看看吧,

和我们有血缘关系的长安父老已所剩无几

那些新后代,已宋金不辩

哪里会有报仇雪恨的愿望!

 

恨呐!

我们完整的祖国,

就这么被分裂了!

 

一只五十弦的完整锦瑟

被生生劈掉一半

还能奏出什么韵律?

 

可如今,那些纵马闯入我们宫殿的胡人娘们,

不正摔打着我们女儿的琴瑟在取乐?

 

伤感离别

是连树木都会的事啊!

更何况,普天之下

只有大哥您与我心意相通

我也舍不得离开您呀,大哥!

但我还是说走就走,毫不粘糊

因为我们不是那些哼哼唧唧的痴男怨女

我们只是千古知音,心意相通

 

永远记着:

死马要当活马医

管他是铜是铁,我们都当它们能变成黄金!

也许天下永不能统一

可我们永远要做着统一的准备。

你是龙,我是虎

各自走上我们的战场——战斗!

 

3、辛弃疾复陈亮词:贺新郎

老大哪堪说,似而今、元龙臭味,孟公瓜葛。我病君来高歌饮,惊散楼头飞雪。笑富贵千钧如发。硬语盘空谁来听?记当时、只有西窗月。重进酒,换鸣瑟。

事无两样人心别。问渠侬:神州毕竟,几番离合?汗血盐车无人顾,千里空收骏骨。正目断、关河路绝。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今译:

不堪回首,我渐渐衰老的岁月

却能和兄弟有这般豪迈的一聚

你千里兼程,到我的病榻之前

高歌豪饮

惊散楼头飞雪

一句话:功名富贵是个鸟

老子要的是天下一统!

直冲云霄

可惜,当时听到这话的

只有西窗的一轮寒月

你的热血驱走了我的病痛

来吧,咱们再干一杯

 

事情是同一件事情,

只是人心有别

你问那些娘娘腔的京官们

难道他们不知道

神州是怎么分裂与统一的?

不,他们装着不知道,

他们把千里马当作骡子套进盐车,

却声称为求人才,哪怕是买具千里马的尸骨也在所不惜!

 

那些人坏啊!

为了苟且偷生的和平

他们已经堵绝了一切通向战场的道路

兄弟啊,北伐已经无望了!

 

可是,我们还要前进,

最能激励我的,

是你数十年如一日闻鸡起舞、毫不懈怠。

我记着你的话

男儿到死心如铁

 

那么,就让我们试一试吧

能否补上已裂开的天宇

 

4、陈亮复辛弃疾词之二:贺新郎

离乱从头说,爱吾民、金缯不爱,葛藤累葛。壮气尽消人脆好,冠盖阴山观雪。亏杀我、一星星发!涕出女吴成倒转,问鲁为齐弱何年月?丘也幸,由之瑟。

斩新换出旗麾别,把当时、一桩大义,拆开收合。据地一呼吾往矣,万里摇肢动骨,这话把、只成痴绝!天地洪炉谁扇糒?算于中、安得长坚铁!淝水破,关东裂。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